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车上晃动进入

第7章 意外之喜就在陆原咂着嘴回味的时候,却是猛然发现自己脑海中的酒仙葫芦变得更加明亮饱满了。陆原猛然地睁开眼睛,又再一次闭上,赫然发现酒仙葫芦确确实实是变大了一些,容量提升了一倍以上。这……是怎么回事?陆原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他开始回忆当初的自己貌似就是喝了赵春刚自酿的白酒,这蓝光才从那玉佩里钻出来,变成酒仙葫芦,刚刚自己又喝了不少酒,难不成这酒仙葫芦是要靠自己喝酒成长的吗?陆原心中暗喜,如果喝酒能让酒仙葫芦变大,做好事就能够恢复酒仙葫芦的灵气,那这宝贝可就太有用了啊,说不定自己那濒临破碎的家庭也可以被自己挽救回来吧?只要有这酒仙葫芦,自己以后的人生大有可为!一想到妻子刘苏晴对自己刮目相看,陆原的心情变得极好,连带着丈母娘给自己添的堵也消散了不少,想着想着便是陆原便是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右手无名指末节指侧,那晕乎乎酒醉感让他浑身暖洋洋的。右手无名指的末节指侧是一个穴位,叫做关冲穴,关冲穴为手少阳三焦经的穴位,能够促进水液的代谢,也有促进水谷之酒精代谢的作用。不用说,这也是刚刚陆原许愿的医术中的知识,拉上裤子,将手洗干净,陆原便是心情颇好地朝着包厢走去,准备再喝一点,试试看这蓝光还能不能继续变大,可刚刚走到走廊,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便是叫住了陆原。“陆原!?”听到这个声音,陆原顿时愣住了,这个声音陆原再熟悉不过了,这不是自己丈母娘周淑琴的声音吗?一扭头赫然发现自己的丈母娘周淑琴正一脸惊疑地看着自己,很显然很是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来这里干什么?”周淑琴惊疑地打量着陆原,眉头缓缓地皱了起来。“好呀,看来你是拿着我给你的那笔钱来花天酒地来了是吧?”“妈,我……”陆原微微一愣,正准备开口解释,可周淑琴却是打断了陆原。“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现在拿到了钱就一个人来享乐?行啊,陆原,我果然没看错你啊,你真就是烂泥一坨,根本配不上我们家苏晴。”周淑琴不容分说,开口就骂。“我……我是和朋友来的,我没有那个意思,我……”陆原连忙解释,自己才刚刚准备好好的挽救一下自己即将破碎的家庭,没想到误解反而更深了。“朋友?好呀,陆原,这么多年,你也没说带小晴吃点好的,这一拿到钱,倒是想起你的狐朋狗友了,我看这三个月期限也不用了,今天晚上回家就把离婚协议给签了吧。”周淑琴丝毫没有理会陆原的解释,说话越来越过分。听到离婚协议,陆原浑身一震,低下了头,不管别人怎么看,陆原其实是很看重自己与刘苏晴之间的婚姻。“周姐,怎么了?”就在周淑琴破口大骂陆原的时候,一个穿着西服的年轻男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啊,小王啊,你来评评理。”“怎么了,周姐?这谁啊?”年轻男子只是瞅了瞅陆原,就直接站到了周淑琴那边。有人搭腔,周淑琴更来精神了,斜眼看着陆原,又将尖锐的嗓门儿提高了几分,“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我那个不成器的女婿,我这不是想逼逼他,给了他一笔钱和三个月期限,想让他努力做点事吗?这个养不熟的,居然带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就来花天酒地了。”“还有这事儿?”叫小王的年轻人顿时乐了。“现在吃软饭的都这么嚣张的吗?周姐,不是我说,您女儿多好的条件,想找个金龟婿也不难,这种人还是尽早打发了吧,留在家里还不如养只狗呢,至少不会吃里扒外。”“可不是吗?”周淑琴撇了撇嘴,看着此时一语不发的陆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陆原,别的我不和你说了,今晚你自己看着办。”“我……”陆原还打算说什么,一个人却是挡在了陆原的身前。“干什么,干什么,什么今晚看着办?”陆原抬头一看,赫然发现陈境泽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原哥?你没事儿吧?这两个人为难你了?”陈境泽朝着陆原问道。“哟?现在都叫原哥了,拿着我们家的钱,出来装大尾巴狼,陆原你还要点脸么?”周淑琴嗤鼻一笑,再次开口讥讽道。“原哥,这娘们谁啊,要不要赶走?”陈境泽眉头微微一皱,双眸之中升腾起一丝火气,作为东盛集团的接班人,陈境泽向来可不是怕事儿的主。在这滨河省,他不欺负人就不错了,还有人敢找茬找到他头上?活腻了吧!“赶我走?可笑,你们吃喝都是花我女儿赚来的钱,还想赶人,你能要点脸吗。还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不要脸的人都凑到一起了。”周淑琴一把推开陆原,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脸色越来越难看。“陆原你个小兔崽子,你翻天了啊,居然要这么贵的酒,你胆子可是够肥的啊,这瓶酒的钱你能赚来么!”说着,周淑琴竟然抓起了陆原的衣领,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够了!”陆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反手打开周淑琴的手,面色冰冷。周淑琴愣住了,倒是不她害怕,而是没有想到,一直逆来顺受的陆原竟然敢跟他大吼大叫?吃错药了么?还是酒精上头,不然他哪来的胆子敢耍态度。“妈,呵呵,这个称呼现在听起来,很讽刺,叫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幅德行,没错,我是亏欠你们家的,但请别在我朋友面前,显露出你那幅让人恶心的嘴脸!”话落,陆原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那种金色的银行卡,直接丢到了周淑琴的身上,然后冷笑道:“这里是二十万,把这里的单买了,记住,这卡里的钱,是我陆原赚来的,若是不信,抱歉,好好回去问问你女儿,我今天可曾在她那拿过一分钱!”说完,陆原面带冰寒,瞪着周淑琴从她身旁走过。第8章 砸钱打脸陈境泽刚想追上去,但觉得,有些事,他还是要做完。来到周淑琴的面前,陈境泽挥了挥手,一个属下从外面走了进来。“把准备好的现金给我拿来!”话落,那个属下转身便快步离去。陈境泽面带冰寒,仿佛要吃人一样,看的周淑琴一阵胆战心惊。她捏着银行卡,虽然陆员说这里是他的钱,那绝对是说谎。她倒是要问问女人,陆原到底在她那里有没有拿过钱,就凭他那个小破茶馆,拿出二十万,简直是做梦。想到这,周淑琴便要离开,却被陈境泽一把拦住。“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我周淑琴可不是好惹的,也不打听打听!”然而,她还还未说完,陈境泽一把抓起酒瓶砸在桌子上,碎裂开来,直接对着周淑琴的嘴巴说道:“继续,告诉我你怎么不好惹!”周淑琴吓得一激灵,瞪大了眼睛,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看对方的架势,一看就不好惹,不能吃眼前亏。“那你想怎样,伤人是犯法的。”这一次,周淑琴的态度乖多了,陈境泽看到后都一阵解气。若不是对方是原哥的岳母,就算是女人,也要让她好看。“三分钟,让你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瞎了!”陈境泽冷笑一声,撇着嘴,目光落到包房门口。不一会儿,两个属下抓着黑色的袋子,直接走了过来。只见,陈境泽一把撕开,露出了一沓沓崭新的钞票,粗略估计,起码有二十多万。“陈哥,楼下只有ATM机,已经取空了!”两个属下拿着钱回来复命。二十多万,陈境泽觉得够了,至少能堵住这个泼妇的嘴巴。“你不是说,我们都是穷光蛋,说我原哥花你女儿钱么,那我告诉你,这里的二十万,是我送给原哥的,没有原因,就是我敬佩他,你女儿能嫁给原哥,那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记住,对我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说着,陈境泽一把抓起一沓钞票直接砸在周淑琴的脸上。“疼么?”周胡琴吓得捂着脸想躲。“啪!”又是一沓钞票砸过去。陈境泽冷笑连连,又问了一句:“说话啊,疼么,如果疼,老子直接一次性砸给你!”周胡琴哪敢回应,抱着脸,对准门就逃似的跑了出去,走廊中,更是发出一阵尖叫声。此间,陆原并没有回包厢,发生了这种事情,陆原也没心思再吃饭了,现在的陆原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冷静一下。而陆原能想到的第一个地方,却不是那个已经名存实亡的家,而是完全属于自己的破旧茶馆。陈境泽本来是想亲自送陆原回去的,可是被陆原拒绝了,最后只好是派司机将陆原给送了回去。陆原让司机将车停在茶馆所在的不远处,徒步走了一段路,再走之前,司机竟然从车的后备箱拿了一瓶82年的拉菲给陆原,说这是陈境泽吩咐好的。陆原没有拒绝,毕竟陆原本来就准备回到茶馆来一场酩酊大醉的,一方面是想麻痹一下自己,另一方面也想测试看看这酒是否真的能扩大光团。至于周淑琴说的晚上回家,陆原是没有考虑的,陆原都能想象到回去后,周淑琴一定会追问,他这笔钱哪来的。让她相信这笔钱是自己赚来的,太难了,因为在她眼里,他陆原就是一个永世不得翻身的废物。进入茶馆后,陆原拿出了杯子,一杯接一杯地喝了下去,这么多年来的记忆像是电影一样在陆原的脑海中闪过,真是讽刺。陆原醉了,一头栽在椅子上,沉沉地睡了过去,这样沉的一觉,陆原已经有许多时日没有体会到过了。当日落西沉,月光透过窗户,朦胧地洒在陆原的脸上,陆原才逐渐地清醒了过来。“已经晚上了吗?”陆原摇了摇头,看了看桌上已经见底的酒瓶,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陆原开始查看起脑海中的酒仙葫芦,却是发现它依然只有拳头般大小,并没有变大,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告诉我怎么回事。”陆原闭上眼睛,凝思起来,酒仙葫芦身上的曝光陡然黯淡了许多,似乎是一下子就失去了大部分的能量,要想知道这宝物的秘密竟然可比转化酒珠需要的能量多的多了。一段信息注入到陆原的脑海中,当陆原仔细地阅读了一番后,猛然愣在了原地。“需要比82年拉菲市值更高的酒才能让酒仙葫芦继续成长?”陆原顿时有些懵了,虽然陆原知道82年的拉菲算不上最好的酒,但是比82年的拉菲市值更高的酒可不多见啊,那可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酒啊,这提升容量也未免有些太困难了吧?但更为关键的是,每一种酒只能让酒仙葫芦提升一次,且必须喝醉才行,这让陆原有些发难了,不过随即一想,陆原也释然了。这酒仙葫芦原本就是逆天级别的宝物,想要无止尽地提升肯定是不行的,但这灵气却是可以补充的,想要无止尽地使用酒仙葫芦转化灵酒还是没有问题的,做人还是不要贪心的为好。正当陆原想着如何才能得到更好的酒时,茶馆的卷帘门突然传来一阵异动,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卷帘门上一样。陆原陡然一激灵,听说最近小偷挺多的,该不会这小偷瞄上了自己的茶馆吧,今晚准备行窃吧?陆原咽下一口唾沫,从卫生间拿上扫把,从后门蹑手蹑脚地绕到了茶馆的侧面,缓缓地看向茶馆的卷帘门,赫然发现一个黑黢黢的人影正倒在茶馆的面前。陆原走近一看,赫然发现是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美女,而且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酒会上,坐在陈境泽身边的那个姓奚的女子。女子的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酒气,脸颊微红,很显然是醉的不轻。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裙,身材高挑,看上去极为惹火,陆原不禁咽下一口唾沫。女子的眼角还有着一道泪痕,很显然,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口述办公桌添的我好爽 开心文学网

女人用冷冰冰的眼光看着我,紧接着女人手中突然间出现一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对着我的喉咙刺了过来。我下意识地闭 […]

强奸故事 家公和于小洁

孟婉晴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他越听越难受,最后实在忍不住,坚持了几分钟的时间。最后还是决定去窥探了。他起身,静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