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的男生都玩我的胸 两性文学

刘玉芳离他们家并不是很远,不过都在一个巷子里,穿过前面的麦田,几乎就到了目的地,只是陈正到了刘玉芳家却发现院门锁着。陈正心里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想,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看见刘玉芳的屋子里冒出了不少热气,陈正心里一激灵,直接从墙头翻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刘玉芳的屋子旁边。从房门的缝隙里面往外看,然后就看见赤身裸体的刘玉芳躺在澡盆里面,一脸享受的闭着眼,两条腿还搭在水盆上面,十分的性感。陈正记得刘玉芳以前只是个黑不溜秋的乡下小妞,没想到这才进城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已经洋气的不行的。这虽然比不上嫂子那种少妇的诱惑力,好歹前凸后翘,十分有料。陈正想到这儿,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已经有了变化,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咳嗽声,陈正心一慌,准备离开,刘玉芳已经叫出口:“外面是谁?”再想逃已经来不及,陈正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脸上还是招牌式的傻笑:“玉芳。”“你怎么会在这儿?”刘玉芳大吃一惊,急忙用衣服挡在自己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惊恐。她还没有嫁人却被一个傻子看光了身体,如果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玉芳,我来找你玩。”陈正笑嘻嘻的走到刘玉芳的身边,然后蹲在地上,当着刘玉芳的面,将手伸进了澡盆里。“砰——”刘玉芳当时就炸了,一把将陈正推倒在地,然后将衣服快速的穿上,离陈正有一段距离,一双水眸冷冷的看着陈正,不明白这个傻子到底想干什么,这个傻子,那天吃她豆腐的时候,刘玉芳就觉得他和小时候不同,可是也没有多想,现在看来,似乎有点不对劲。“陈正,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刘玉芳怒不可遏的瞪着陈正,恨不能在他的身上看出个窟窿。陈正一看刘玉芳的样子,就知道她比嫂子要难缠的多,索性哭着直接跳到澡盆里,然后哭天抹泪:“玉芳,你凶我。”还别说,这句话彻底的让站在墙边的刘玉芳石化,随后闪过一丝愧疚感,走到哭闹不已的陈正的旁边,他的身体已经被水浸湿,本来穿着运动裤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直接粘在身上,下面的硕大让刘玉芳有些脸红。看着陈正哭闹的样子,无奈的叹叹气,摸着陈正的脑袋:“对不起,阿正。”“不管怎么样,我刚才不应该凶你。”刘玉芳诚恳的说着。“还是玉芳你最好了。”陈正喜极而泣,靠在刘玉芳的怀里撒娇道。他早就清楚刘玉芳的为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说小的时候很嫌弃傻子似的自己,可是如果真的有谁伤害了他,刘玉芳肯定会第一个拼命。在这个村里,只有嫂子和刘玉芳是真心对他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陈正刚才才会硬碰硬,选择这种方式让刘玉芳妥协。比起妥协,傻子的办法似乎更加有效。等刘玉芳将湿漉漉的陈正弄好,看见陈正眨巴着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红了脸:“陈正,你看我干什么?”“玉芳,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陈正装模作样的指着刘玉芳的胸口,一本正经道,“以前你可没有的。”“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刘玉芳瘪瘪嘴,打算搪塞过去,后来一想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就是个傻子,有什么问题。“这女人一旦长大了,这身上肯定会发生变化。”说着指了指陈正的下面,讳莫如深的笑了笑:“你不也是长大了。”说完不动声色的笑着,陈正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装作不懂,手刚要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还没开口,听见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听声音是嫂子。陈正担心会被嫂子看出什么破绽,急忙推开房间的门,跑了出去。林子惠老远就看到陈正疯疯张张的跑了出来,还估摸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随后就看见刘玉芳从外面出来,身上穿着粉色的睡衣,冲她摆摆手:“嫂子,阿正想洗澡了。”“洗澡?”林子惠转过头看着陈正,等走近才发现这个家伙的衣服全部弄湿,想起刘玉芳刚才说的话,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皱眉一把揪住陈正的耳朵,忍不住责备,“你现在真是胆子大了。”“居然敢在人家的家里洗澡。”林子惠气急,说话语气重了几分,虽然说平时也没少闯祸,可也不敢到别人家去洗澡。得亏是从小玩到大的刘玉芳,若是让别的人看见,还不得打死。“嫂子,我错了。”陈正不停地求饶,这不过就是偷看她洗澡罢了,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女人抓住把柄,治了他。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刘玉芳的手段如此高明。两个人打打闹闹着回了家,林子惠原本打算让他饿着肚子,可是看到陈正委屈的模样,心软了下来:“要吃什么?”“嫂子,我想吃炸酱面。”陈正一喜,巴结着靠在林子惠的肩膀上,十分可爱。林子惠无奈的摇摇头,脚步却是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放在陈正的房子里,然后往里屋走去。小宝还没有睡着,林子惠将他抱在怀里,斜靠在后面的柜子上,嘴里哼唱着摇篮曲,眼睛微眯着,快要睡着的样子。陈正吃了饭,一想到下午的场景,便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睡不着,小心翼翼的走到里屋,看到嫂子瞌睡的不行,却还要哄小宝睡觉,不由得有些心疼,上前将怀里的小宝刚抱出来,还没挪开一步,原本闭着眼的女人睁开眼。看到陈正愣了愣,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顺手将陈正拉到炕边坐下,并未将孩子抱住,只是打了个呵欠道:“怎么还没睡?”“我想跟嫂子睡。”灯光下陈正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林子惠怔了怔,很快回过神,想起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摇摇头道,“听话,去你自己的屋里睡。”不管当初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开始抵触陈正。不光是将他当成傻子,更多的是一个男人来看待。陈正当时一听就不高兴,趴在林子惠的身上不肯起来:“我不管。”“你说你。”林子惠颇为无奈的看着陈正爬到自己的床上,盖了被子闭着眼睡觉,突然不忍心再说什么,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多想,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然后躺在陈正的边上,望着头顶的木头发呆。这些年虽然有陈伟在外面打工挣钱,可除了陈正的费用,还有孩子的费用之外,他们压根就存不了多少钱,眼看着外出打工的每家每户,基本上都盖了楼房,而他们还是过去的样子,林子惠的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再想想刘玉芳那天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心动,只要她努力,在城里应该也能挣钱。等家里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她就不用离开家里务工了。听刘玉芳说服装厂现在招人,如果她去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次日,陈正一大清早就看见嫂子将小宝的东西收拾着,心里有些疑惑,揉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嫂子:“嫂子,你去哪儿?”“听话,你乖乖在家坐着,嫂子把小宝送到娘家回来就给你做饭。”林子惠温柔的说着,不等陈正有所反应,已经抱着小宝离开。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自从嫂子听完刘玉芳说的话之后,心思就一直没有变过,如今这么急忙的送小宝回娘家,除了进城打工,还能是什么。果不其然,等嫂子将小宝送回家的当天下午,嫂子便带着陈正进城。因为有刘玉芳的帮忙,少走了不少弯路,刘玉芳安排林子惠去她所说的服装厂上班,待遇也算可以,将林子惠安排到裁缝区。陈正记得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嫂子缝缝补补,所以他并不担心嫂子会有什么问题,反倒是自己,因为装傻的原因,只能待在家里。想到这儿,心里多少有了一点点的愧疚感,陈正从最开始的帮嫂子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到后面的接林子惠下班,已经变成了习惯。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陈正发现有件事变得很奇怪,以往不在乎打扮的嫂子,开始对自己的穿着有了讲究,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开始化妆,俨然第二个刘玉芳。陈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那天下午,他坐在狗尾巴草上,等嫂子下班的时候,却发现嫂子后面有人跟着。陈正不知道跟在后面的男人是谁,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猥琐的表情的时候,心里突然觉得很烦躁,上前直接挡在两个人的面前,不满的看着那个男人:“嫂子,他是谁?”“你又是谁?”男人似乎没有想到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的男人对林子惠存有幻想,看样子,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吸引力的。风韵犹存不说,最重要的是听话。“李总,他是我的小叔子,脑子有点问题。”林子惠解释着指了指脑袋,李斌听罢,不由得嗤笑一声,搂住林子惠的肩膀,色眯嘻嘻的看着林子惠起伏的胸部,“你结婚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公交车诗晴 谷雨经典古诗

“怎么了?小伟,没事,不用客气,嫂子也想清楚了,要是以后真的病倒了,怎么照顾你和你哥啊。&rdqu […]

杂乱合集第一部 家公要和我的奶

她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每到夜深人静,瞧着 […]

强奸的故事 家公和于小洁

昏暗的环境中,李香兰还在唉声叹气,全然没注意到陈小宝那微低着的脸上,那双散发着狠辣之色的眼睛。吃过了饭,李香兰 […]

艳小说 宝贝听话腿打开

得知陈秀莲竟然做这种事情,赵小磊浑身的火气都上来了,她明明有男人,却还这样!最后还到处说他嫂子的坏话,抢他们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