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小说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可是我有点饿了。”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然后大口起来!咕噜!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咿咿”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细细一看!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阿正……”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哪里?”“往下一点嘛。”林子惠目送秋波,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是这里吗?”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嗯。”林子惠微微点头。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继续,继续……”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