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胸大做起来老晃 好时光都应该被宝贝

第3章 两个智障“放心吧吴少,他挣脱不了的。”踩着陈闻的两个保安谄媚的讨好。然而,下一秒。“滚开!”陈闻陡然用力,踩着他的两个保安直接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掀飞。旁边另外三个保安脸色大变,匆忙上前试图制服。“干什么,都住手!”韩经理仓促急呼就要制止,万一再伤到陈先生可就不妙了!然而晚了一步,几个保安在短短一瞬间,被陈闻三两下砰砰砰的击倒,捂着伤处闷哼痛苦哀嚎。随后陈闻一步步靠近着吴强。电话里的声音吴强没怎么听清楚,见到陈闻起身走来蹙起眉头。“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吴强有点慌,“你,你不能打我,我爸可是……”啪,一声清脆的耳光点亮了酒店的宁静。“打你怎么了?”陈闻冷着脸,敢侮辱他的父母,找死!“保安!韩经理!快让你的保安动手打死他啊!没看到他动手了嘛!”吴强怒吼。然而韩经理笑而不语,挥挥手,几个保安堵住了大门后就不再有所动作。陈闻满意的轻笑。啪,又是一声脆响,吴强的两边脸直接肿胀。“你敢打老子!你居然敢打老子!”吴强疯狂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那个韩经理怎么反水了!?愤怒到极点的吴强,跳起来跟一条疯狗般扑向了陈闻。轰,吴强被陈闻一脚踹飞,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你不能打强哥,他家背景不是你能惹的。”胡月拦在了陈闻的面前。“对,你不能打我,回头我会叫人弄死你的。”吴强色厉内荏的吼,“你们几个蠢货保安,还愣着干什么!呼叫支援!”陈闻把胡月扒拉到了一边,一脚踩在了强哥的脸上:“打你怎么了?”啪啪啪啪啪。陈闻直接把那四十多码的皮鞋脱下对着强哥的脸就是一顿拍。“我就打你了,叫人弄死我啊。”“小子你等着,你完了,我要叫人废了你,当着你的面把你前女友给玩死。”强哥的脸满是鞋底印,脸肿成了猪头。“她现在和我没关系。”陈闻扯着强哥的头发,把他头哐哐的网墙上撞,没几下就晕了过去。“你完了。”胡月脸色苍白,指着陈闻说不出话。“韩总!呜哇,你看看,我在你的酒店被打成什么样了,快抓住他啊!我爸可是你的合作伙伴!”吴强哭诉。韩经理笑了,径直走过来。啪啪!接连两巴掌,直接把吴强打懵了。“该打的就是你!你们几个,把他抓起来,报警。”威严中年沉声指挥保安,随后朝陈闻歉意而又恭敬的鞠躬,“陈先生,对不起,让您受惊了。”陈闻心中暗惊,没想到师兄背景这么猛。吴强哇哇哭嚎着被拖了出去。韩总经理和陈闻请示一下之后带人离开,随后送来一套新的衣服。陈闻擦伤身上血迹,换了一身衣服,看了一眼始终瑟缩在床上不敢动弹的胡月,叹了口气,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背上的破烂背包放在地上打开,一甩一沓沓百元大钞就掉了出来,粗粗一看最起码有个二三十万。这都是准备给胡月与家人买东西用的,现在也用不着了。“这是三十万,就算我使用了你几年的费用,请你收好。”陈闻淡淡的撇了胡月一眼。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离开也要体面。三十万,告别过去,从此命中再无胡月!胡月面露震惊,她还没见过这么多现金,跟废纸一样扔在地上。虽然吴强家庭条件不错,但是一下子给她拿出三十万也有点够呛,想不到陈闻刚出来就有这么多钱。“陈闻,等下,我错了,我们回到过去的美好好不好?”胡月顾不得穿衣服,仓皇的跑过来。见她如此,陈闻心中更加失望。“婊子,这三十万就是你卖的钱,你我自此陌路。”陈闻说着也就离开了酒店。胡月失魂落魄的看着远去的陈闻背影,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三十万算个屁啊!要是早知道陈闻如此,三百万,三千万恐怕都不是问题!她原本可是会成为真正的豪门太太的啊!欲哭无泪。陈闻可不管这些,离开酒店后打了个电话给师兄金锦程道谢了一番,顺便提出了过段时间再去拜访师兄。经过晚上的事,陈闻改变了主意,打铁还需自身硬,他不想成为师兄的依附,师兄毕竟不是他爹,不可能随时都能帮他。他要靠自己雄起!只是暂时还没找到门路办法,路过一间酒吧,发现酒吧名字有点眼熟,似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陈闻转身进入酒吧。坐在时尚酒吧的某个角落,默默地喝着酒,他打听到了自己表姐就在这里工作。陈闻是个孤儿,从小跟姑姑长大,表姐算是他最亲的人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表姐会来这种地方上班。酒吧的后台陈闻的表姐捂着半边肿胀的脸,眼泪无声的滑落,面前是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大肚男,号称龙哥,在这一代都有名气。“叫你陪我一晚是给你面子,追了你这么久不识相,给脸不要脸,今天你不跟我走也得跟我走。”龙哥嘴角勾起了个弧度。“龙哥我只是服务员。”陈闻表姐徐优倔强的摇着头。“切,还服务员,来这种地方上班还能说这么不要脸的话。”“龙哥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我早就跟龙哥走了,想要什么姿势都可以。”“是啊,不要给脸不要脸。”酒吧其余的服务员在一边说着。“龙哥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酒吧经理听到动静敢了过来。“这你们的服务员不给我面子,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然你们酒吧别想开了。”经理当然知道怎么一回事,对着徐优就是一顿吼:“今晚你就跟龙哥走,把龙哥陪好了想要什么都有,听到没。”“我不去。”徐优摇头。啪,经理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徐优的脸上,直接把徐优打倒在地。“不要给脸不要脸,当了婊子还立牌坊,我打不死你。”又是一脚踹在了徐优的头上。龙哥要这酒吧开不下去那可是一句话的事,这要是得罪了龙哥谁都没好果子吃,所以经理要让龙哥看到自己的诚意。“别打了,打坏了晚上怎么陪我。”龙哥挥手,脸上满是满意的表情。“我不干了。”徐优爬起身,眼神坚定的看着一众人。啪,经理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徐优的脸上:“你以为这酒吧是你家的呢,说不干了就不干了。”徐优头发凌乱,六神无主,这时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难的叫程杰,女的叫于晴,是这酒吧的工作人员,算是管理层的。“经理她过来上班之前就说好了就当服务员的。”程杰开口。“做什么轮得到她自己做主,现在我叫她做什么就得做什么。”“不对,应该是龙哥叫她做什么就得做什么。”经理这马屁拍的到位。“两个智障,还为了这贱货和龙哥作对,这不会算数啊。”“估计以为自己是什么服务员的领导就能说上话了,不知廉耻。”旁边的人议论纷纷。第4章 酒吧救下表姐俆优“谁干的?”陈闻看到了徐优脸上的伤势,心里的怒焰在翻腾。“陈闻,你怎么出来了。”徐优惊讶,随后是无边的惊喜。“谁干的?”陈闻没有理徐优,只是看着龙哥与酒吧经理又问了一遍。“我打我员工管你鸟事,你哪钻出来的臭虫?”经理斜眼。啪嗒,一个酒瓶在经理头上炸裂,鲜血迸溅,尖叫四起。经理捂着头蹲在地上惨嚎着,活像是一只油腻腻的肥猪。“tmd敢在老子面前动手,给我废了他。”龙哥挥手,一群大汉就把陈闻与徐优围住。“你快走吧,不要管我。”徐优推着陈闻的手臂,已经慌了神。程杰与于晴也有点后悔站出来,看这架势自己恐怕也得爬着出去。就在一众酒吧大汉打手准备动手时。“谁敢动我闻哥?”一个二十中旬的男子陡然站了出来,一声暴喝!身材有点瘦小,但是在本市他的名头无人不晓。“吴天祥,天哥,他竟然叫人为哥,哪个人能让他叫哥?”“不会是那留着板寸的小伙子吧?”“不可能,天哥怎么会叫他为哥,你还不如说明天世界末日来的靠谱。”“天哥是谁啊?”也有人是圈外的,不知道天哥的名头。“天哥跺跺脚整个城市都要抖三抖的存在,你问问,只要在本市的项目没有他的参与都做不成。资产无法统计。”听过天哥的名头的人都一脸崇拜。龙哥有点懵,不知道吴天祥嘴中的闻哥是谁,但是看到他的脸色直接给跪了。“天哥你说的闻哥是谁啊?”龙哥战战兢兢,虽然他的实力也不弱,但是在吴天祥面前那就是一只苍蝇,随手就拍死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哥就是臭虫,我是臭虫他小弟。”吴天祥反讽。所有人都哗然,下巴眼珠掉了一地,想不到一个穿着老土的小伙子会是吴天祥的大哥,这世界错乱了吗?龙哥直接趴在地上了,身体瑟瑟发抖,他不敢想象得罪天哥的大哥的后果。得罪了天哥死无全尸算是轻的,那么得罪了天哥的大哥肯定连死都是一种奢望。要说最恐惧的还是酒吧经理,他也算是一个小号人物,当然知道得罪天哥的后果,他可是打了徐优的,想到这里心都揪成了一团。他干脆装死,躺在地上不起来。“天哥的大哥真是那小伙子!”“不会吧,我没听错吧?”“这小伙子是何方人物,竟然天哥都要称呼他一声大哥,怎么没听说过。”“可能我们还接触不到吧!”所有人都窃窃私语着,从头到脚散发着惊讶。“天哥我真不知道他是你哥,不然换我一千个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得罪他老人家啊。”龙哥直接变成了蛇哥,蜷缩在地上不敢抬头。所有人看陈闻的眼神完全变了,有惊讶,有崇拜,更有愤恨。愤恨的都处于这种心态:“你说这么大背景你说出来就不完事了吗,还非要装低调,还穿这么一身老土,故意来逗我们玩的吗?”要说最惊讶的还是徐优,因为她从小和陈闻一起长大,自己弟弟是什么鸟样还不知道,结果蹲一趟牢房就认识这么牛逼的人物了。程杰与于晴眼里满是惊讶,刚才还有点后悔,现在只有惊喜了。“啥都要我说,你还要眼睛干嘛?”一个烟灰缸直接在龙哥的头上碎裂,吴天祥怒目圆睁。“是是,天哥我错了,是我眼瞎,没认出来闻哥。”头上滴下来的血龙哥连擦都不敢擦一下。“都给我带下去!”吴天祥一挥手十几个人围上去把龙哥连带着他的手下一起压了出去。“你这酒吧就别想继续开下去了。”装死的经理也被抬了起来,不管他怎么求饶都没用。等清空了之后吴天祥恭敬的看向了陈闻:“闻哥出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那边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饭店,一起过去吃点吧。”“改天吧,今天刚回家,陪陪家人。”陈闻摆手,拉着徐优就出了门。吴天祥摇摇头,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离开了酒吧。走在路上陈闻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以后就别上班了,我出来了,我养你。”徐优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说什么傻话呢,你还有女朋友要养呢。”“在我心里,你比女朋友重要。”“切,谁信你的鬼话。”徐优虽然嘴上说的不信,但脸上的笑容证明还是挺开心的。两个人就这么聊着来到了一个城中村,拐过几个路口就看到了几个流氓痞子正在一件屋子里打砸着,口中叫骂着,门口坐着一个五十岁的阿姨。“妈!”徐优疯了般往家冲去。陈闻也认出了那门口的阿姨就是自己的姑姑,快走几步跟了上去。“叫你不还钱,叫你耍无赖,装植物人就不用还钱了吗?”五六个人在已经很破烂的屋子里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乱砸。陈闻的姑姑叫吴鹅,才五十岁的年纪脸上就满是沟壑,身上有好多脚印,被徐优搀扶起。陈闻一拳打在了一个人的脸上,直接把那人打飞出了两三米,随后一个侧踹把一个人踹飞,脚往前一跨抓住两人的肩膀就扔出了门。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的徐优与吴鹅目瞪口呆,十分咋舌。五六个人都滚倒在地,十分狼狈,爬起身说了一句给我等着就纷纷跑了。“姑姑你没事吧?”陈闻来到吴鹅面前问。“没事,你啥时候出来的,也不跟姑姑说一声,我好让徐优去接你。”一边说着一边咳个不停,显然身体很不好。“妈,你先和陈闻聊着,我进去做饭了。”徐优跑进了简陋的厨房。“他们是来干什么的?”陈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徐优的表现那么自然呢,好像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一样。“他们是来要钱的。”“你进去之后你姑夫做了个包工头,借高利贷请了些人来做事,结果啥都弄好了,开发商跑了,材料钱欠着,工人工资欠着,高利贷一分都还不起。”“前两个月你姑夫被吹高利贷的人打的进医院了,一直没醒,医生说变成了植物人。”吴鹅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着。“那你们为啥不告诉我?”陈闻的眉头皱了起来。“哎,跟你说也没用。”吴鹅咬摇着头。“那姑夫不是在郊区买了一套房子吗?”“你们怎么住这里来了?”“那房子早就被卖了给工人发工资了,他们也不容易,有一家老小要养。”“那总共还欠多少钱?”吴鹅想了会回:“还有个六十来万吧。”说着又忍不住抹眼泪:“你姑父又要交医药费了。”“姑姑别担心了,这些我来想办法。”陈闻面沉如水,现在他出来了,这个家会好起来的。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两性文学 乱肉情欲小说全集

雪莉舒服的“哎呦呦”直叫,然后身体想八爪鱼一样的缠在我的身上,这时候我感觉雪莉的身体就 […]

同学聚会炫富 厨房里的欢愉

趁着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的裙底,林伊曼突然用她那娇嫩的嘴唇往我的脖子上亲了一口。而就是这一下,直接就让我有了 […]

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赵忠祥去世

我可不能让周一山把秦雪给糟蹋了。我愤怒的同时,也很清楚要是自己去帮秦雪,只怕周一山就会怀疑我和秦雪有什么不正常 […]

秀文笔日志情感 2016元宵节放假吗

刘亮并不知道他那个马蚤老婆一大清早的就和老张又是电话又是照片的,他现在正坐在办公室里为自己和高静的事情而烦恼。 […]

班里的男生都要玩我 厨房切底征服

不得不说,我们搭配得超级默契。很快这一把就吃到了鸡,我们俩开心地击了个掌。就在这时,林倩开门进来了。看到我们俩 […]

迎接2020年说说 家公吃我奶

“大家快来看呀,老神棍藏了女人的短裤,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赶紧来看看呀,谁丢了这玩意儿&hell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