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春晚分会场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李桃花焦急无比地说道:“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同,快闭上你的眼睛,滚回玉米地里去!”  李桃花虽然寂寞,但是她的心底里还是不能接受被丈夫以外的人看自己的身体的,昨天让楚传宗取黄瓜,那是别无选择加上一时冲动。  别以为她用黄瓜就是那种奔开的女人,其实她是比较传统保守的女人,是被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思想禁锢的女人。要不是吴财运这么冷落她,她是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的。她正值蜜桃成熟的年龄,生理上的需要是很正常的,但即使是生理极度需要,也从来没有勾引过别的男人。  昨天与楚传宗的那一幕被吴财运发现后,她心中很愧疚,哭求吴财运原谅。好不容易得到了吴财运的原谅,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绝不能再跟楚传宗发生什么瓜葛了,不然怎么向丈夫交待?  吴财运经过昨天的事之后,也向李桃花承诺以后不再赌了,要浪子回头重新做人,并且信誓旦旦地发誓,如果再赌,就剁手!因此,李桃花对吴财运还是抱有希望的。刚结婚的时候,吴财运其实是不赌博的,他是最近一年才开始沉迷赌博的。  楚传宗听到李桃花又让他躲回玉米地里,他却不乐意了:“嫂子,刚才是你喊我出来的,现在为什么又要让我躲回去啊?”  既然要装傻,就是一傻到底,不能半途而废。  “求求你不要再看了!”李桃花见这个傻子不听话,急得快要哭了,只能自己转过身去,背对着楚传宗。  楚传宗见快要将李桃花气哭了,他心生愧疚,很过意不去,便说道:“嫂子你千万别哭啊,我马上回玉米地里去!”  楚传宗刚想转身,突然发现李桃花的背部有一条细小的蚂蝗吸附在上面!  “嫂子不好了,你背部有一条蚂蝗啊!”楚传宗急忙出言提醒。  李桃花闻言顿时吓得浑身一颤,对于蚂蝗这种会钻入身体吸血的动物,无论是谁都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更何况小时候李桃花曾被蚂蝗咬过小腿,早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在水中有蚂蝗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李桃花深信不疑,整个人像是被蛇缠住一般,一动不敢动,惊恐地说道:“在哪里?快下来帮我弄走它!”  李桃花有难,楚传宗当然义不容辞的要帮忙了。他飞快地将衣服全部脱了,然后就跳进青龙湾,来到了李桃花身后。  “嫂子你别动,我马上来帮你拔掉它。”楚传宗说道。  “快点!”李桃花早就吓得不敢动了,只希望楚传宗能尽快帮她将蚂蝗弄走。她现在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下来洗澡了,这么清的水,怎么会有蚂蝗呀?  楚传宗来到李桃花身后,便开始帮拔蚂蝗。拔蚂蝗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不能强行拉拽它,不然容易拉断,导致吸盘留在伤口中,这样一来就会容易感染。  楚传宗已经深得迷魂坑神秘女子的医学真传,这些简单的道理他当然懂。他慢慢地拉,引导蚂蝗自行脱离。  李桃花这时已经感觉到背部被蚂蝗咬着的地方痒痒的,焦急地说道:“你倒是快点将它拉出来啊!”  “嫂子,你别急,拉太快,要是将蚂蝗拉断了就不好了,你再忍一下,很快就好了。”楚传宗说道。  李桃花也觉得楚传宗说的有道理,只能忍着了。由于对蚂蝗的恐惧,所有羞涩都被她抛之脑后了。  这是楚传宗第一次和女人如此亲密接触,紧张又激动,身体忍不住一阵燥热。  好大楚传宗深得神秘女子的真传,定力比普通男人强悍百倍,不至于当场出丑。  而李桃花此时注意力全集中在被蚂蝗咬着的地方,竟完全没有察觉臀后的异常……  过了一会,李桃花又问道:“好了没有?”  “马上就好了。”楚传宗倒是很想长此下去,可他也不忍心让李桃花焦急难受,一边享受那美妙感的同时,拔蚂蝗的正事也没有耽误。  “还要多久?快点啊!别让蚂蝗越钻越深,不然到时更加难拔出来。”李桃花都快要哭了,让一个傻子帮拔蚂蝗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他到底懂不懂啊?  “好了,弄出来了。”楚传宗如释重负地说道。这条蚂蝗是刚附身不久的,所以弄出来也不用很费劲。  李桃花闻言,转过身来后看,见到楚传宗手中拿着一条蚂蝗。  李桃花终于松了一口气,便仍心有余悸。既然蚂蝗已经拔出来,李桃花也不敢再在水里呆了:“传宗,水里有蚂蝗,咱们快点上岸。”  “好的。”楚传宗和李桃花一起上了岸。  上了岸,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李桃花有些不放心,又对楚传宗说道:“传宗,你再帮我看看我身上别的地方还有没有蚂蝗。”  李桃花是真的很怕蚂蝗,反正自己的身体刚才已经被楚传宗看光了,让他再看一下也无妨。  楚传宗也担心李桃花身上还有蚂蝗,既然李桃花都这样要求了,他就十分认真仔细地再给她检查一遍。  经过一番检查,楚传宗没发现李桃花身上有别的蚂蝗,便像医生一样很专业很负责地说道:“嫂子,经过我检查,从表面上看你身上已经没有蚂蝗了,不过蚂蝗这种东西是无孔不入的,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  楚传宗说这样的话,并不是要故意要吓李桃花的,他只是想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但是李桃花听了,却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小时候她村中有一个女孩子曾经被蚂蝗从最难以启齿的地方钻了进去,那叫一个惨啊!后来费了很大功夫才将吸满血的蚂蝗弄出来,搞到全村人都知道了这件事。直到现在那个女孩子都还没嫁出去。  李桃花很担心自己也会被蚂蝗从那个地方钻进去了,蚂蝗这种又滑又软的东西,刚钻进去的时候,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为了以防万一,李桃花决定自己到玉米地里检查一下。昨天让楚传宗帮拔黄瓜出了事,今天她再也不敢让楚传宗帮检查那个地方了。  于是李桃花抓起衣服,对楚传宗说:“传宗,你在这里帮我把风,别跟进来,嫂子到玉米地里穿衣服。”  “好的。”看到李桃花慌张的表情,楚传宗大概也猜到了她到玉米地里要干什么,便转过身去,背对着玉米地。  李桃花跑进玉米地之后,就将衣服铺在地上,然后坐在衣服上,自己给自己检查了起来了。  楚传宗想起昨天给李桃花拔黄瓜的一幕,此时他突然又很想再看一看李桃花,便悄悄地转过身去偷看一下。  透过层层的玉米杆的阻隔,楚传宗看不见李桃花的全身,只看却看到了一丁点,但就是这一丁点偏偏是最让人血脉张的一幕。  只见一双小手掰开了一片粉红的世界……  可能是李桃花自己看不到里面是否有蚂蝗,最后还将手指伸了进去……  见此情形,楚传宗的鼻血又无法自控地流了出来,马上就对李桃花萧然起敬了!  楚传宗便转过身去,不敢再看下去了,怕再继续看下去,会忍不住冲进玉米地里犯罪。  而就在这时,李桃花突然发出一声无比惊恐的尖叫。  楚传宗一惊,急忙转过身来,见到李桃花花容失色地从玉米地里狂奔而出,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嫂子怎么了?”楚传宗问道。  李桃花一把扑在楚传宗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惊恐地说道:“蛇……蛇……玉米地里有一条大蛇!”  楚传宗这时才想起了自己刚才就是在玉米地里见到一条黑蛇才吓得失声惊叫,被李桃花发现的。后来给李桃花拔蚂蝗时不小心与她亲密接触,那舒爽的感觉让他都忘了这件事了。  这时楚传宗也是什么都还没穿的,被李桃花赤身相对地抱着,别提有多难受了。  更要命的是,李桃花可能担心蛇会追出来,竟然跳上了楚传宗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双腿跨在他的腰间……  “嫂……嫂子,有我在……别怕,你先放开我,我去抓了那条蛇。”这姿势,让楚传宗呼吸急速,说话都不顺畅了。  可是李桃花惊吓过度,依然紧紧地搂着楚传宗不放。直到她感觉到被什么东西戳着,才惊叫一声,急忙放开了楚传宗。她的俏脸,瞬间红透了…楚传宗不想被李桃花看到自己的丑态,急忙转过身去,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穿好衣服之后,楚传宗便走进玉米地。  “传宗,你小心一点,别去抓蛇,帮我将衣服拿出来就可以了。”李桃花光天化日之下什么也没穿,现在她唯一想要的就是将衣服穿上,可是刚才突然看到有蛇,大惊之下连衣服都没拿就跑出来了。  楚传宗没有答话,而是蹑手蹑脚地走进了玉米地。他知道蛇肉不但美味,而且还很有营养,他想抓回去煲一顿蛇肉,给姐姐补补身子。可是他来到玉米地四处查看,却不见了那条黑蛇的踪影。  楚传宗只好将李桃花的衣服拿出来,给她穿上。  这时楚传宗发现李桃花刚才被蚂蝗咬过的地方仍在流血,他的脑中浮现出一种可以止血和消炎的草药,便对李桃花说道:“嫂子,你等一下,你被蚂蝗咬过的伤口在流血,我找点草药给你敷一下,这草药不但可以止血,还能消炎。”  李桃花惊讶地问道:“你懂得用草药止血和消炎?”  楚传宗撒谎说:“以前我受伤的时候,姐姐给我用过,我记得这种草药,路边那里就有,你稍等一下。”  楚传宗说完,就到路边摘了几片草药的叶子放到嘴里嚼碎,然后给李桃花敷上。  李桃花伤口的血很快就止住了。  “传宗弟弟,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嫂子刚才可能都要被蚂蝗咬死了。”李桃花感激地说道。  “嫂子不用紧张,蚂蝗不会咬死人的。”楚传宗说道。  “也是,不过嫂子小时候给蚂蟥咬过,所以一直到现在都很怕蚂蝗。”李桃花说道。  “嫂子,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姐姐会焦急的。”楚传宗实在体内的热血还没平复,实在不敢跟李桃花呆太久,只好先告辞了。  “好的,你先回去吧,不过刚才的事情,你千万不能跟你姐姐说哦,不然你姐姐会打你的,你财运哥知道也会打你的。”李桃花担心楚传宗这个傻子会乱说,只好恐吓道。虽然她和楚传宗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孤男寡女一起在青龙湾,难免不会让人产生误会。  “我不会说的,嫂子放心好了。”楚传宗说完,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楚传宗的脑海里不断浮李桃花那片粉红的世界,他拼命的不去想,但那情形已经深印脑中,挥之不去了。  只是跟李桃花两天的接触,楚传宗已经迷恋得不可自拔了!  回到西瓜地,楚传宗将最后一担西瓜挑回去之后,就在家休息。由于楚传宗的卖力帮忙,本来要干一天的活,一个上午就干完了。  傍晚做饭的时候,楚梦韵发现家里没有酱油了,由于没有零钱,就给了一百块楚传宗去村口的小卖部买酱油。  来到村口,楚传宗看到一大群男女老少围在一起赌三公,他刚恢复正常,对于赌博也是很好奇的,便走过去观看。  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现在的农村赌博的风气已越来越重,杏花村也不例外。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很多喜欢赌博的村民都会围在一起赌,而且赌注都不小,桌面上下注的钱加起来通常都有一两万块一盘。而赌三公是最常见的一种赌博方式。为了防止有人出千,发牌的时候,都是将牌仰起来发的,三轮牌发下来,直接就可以看到结果。  聪明绝顶的楚传宗只观看了一会就已经弄懂了赌三公的规则,三张牌的点数加起来,点数大的就能赢。这里没有庄家,都是用点数小的赔点数大的,从点数最大的一路往下赔,赔到没有钱赔为止,很简单的。  又观看了一会,楚传宗竟然能在脑中用一些非常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了一些规律,知道了这一轮哪家的点数会是大点,每一次都跟他预算的一样!  楚传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聪明到了这种地步,不靠出千,竟然也能计算出这一轮哪家点数大!  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历史上其实是有过先例的。曾经有一个岛国间谍名叫明石元二郎,为了筹备一笔巨大的经费,他就是运用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轮盘赌的规律,他看着圆盘上的指针疯狂地旋转,脑袋也跟着飞速运算,每每都能正确计算出指针对着的数字,在各大赌场赚了盆满钵满,后被摩纳哥赌场拒绝进入。  现在楚传宗也运用高等的数学知识计算出三公的规律,也不足为奇了。  既然已经掌握了规律,楚传宗就忍不住要下注了。从他恢复正常以来,一直都惦记着赚钱给楚梦韵赎身,迷魂坑下的那些人参与何首乌虽然很值钱,但是一时之间很难找到出得起高价的买家,要想以最快的速度赚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唯有靠赌博!  于是,楚传宗直接就将手中的一百块压在了他计算出大点的那家。  村民见到楚传宗这个傻子竟然也来赌,全都有些惊讶。有的开玩笑道:“传宗啊,你一个傻子也来赌,就不怕赌到倾家荡产,最后连你的那几位姐姐都赔给我们吗?”  楚传宗却傻傻地笑道:“嘿嘿,傻子有傻运,我不怕将姐姐们陪进去,就怕你们都将老婆卖给我,我会吃不消的。”  楚传宗的话一出,顿时引发一阵哄堂大笑,这个傻子也太逗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啊?  “就算我们将老婆卖给你,你知道要来干什么吗?”又一人取笑道。  “当然知道啦,我让她们给我生一大堆娃,给我楚家传宗接代。”楚传宗依然傻笑道。  “就凭你这样一个傻子,也想给你楚家传宗接代,真是一个笑话,真不知道你养父养母怎么会给你起这样一个名字,难道不怕把人的大牙都笑掉吗?”  说笑间,三张牌已经发完了……  结果令人瞠目结舌,楚传宗压注的那家是最大点的!  “这傻子真是走狗屎运了,竟然压到了最大点的那家牌。”  “别大惊小怪的,第一次赌的人,运气通常都会比较好一点,但他的运气不会好很久,等下他就会输了。”  ……  第二盘,楚传宗连本带利将两百块直接压上。  结果,他又赢了。他下注那家牌虽然不是点数最大的,但也是第三大,一样赢钱。不是楚传宗计算不出哪家牌最大,而是他不想盘盘都都压在最大的那家,怕引起怀疑。反正都能赢钱,压在能赢钱的中上点数就可以了。  第三盘,楚传宗直接将四百又压上了。  结果又是赢了,引发了一阵哗然。  几轮下来,楚传宗就将四百翻成八百,八百翻成一千六,一千六翻成了三千二……  楚传宗心中乐开了花,照此下去,不用一天就可以赢够十万给梦韵姐还债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没钱赌的吴财运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  输了钱的男赌徒们看着运气爆棚的楚传宗都是咬牙切齿。而妇女们通常都是比较喜欢跟风,她们看到看到楚传宗的运气这么好,早就跟着他一起压注了,排成了长龙,一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满的,全都笑得花枝乱颤,合不了嘴。  一些没钱赌只是在旁围观的妇女望着楚传宗手中那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甚至对他暗送秋波。  没钱赌的吴财运也在一旁围观,见到楚传宗这个傻子都赢这么多钱,他赌瘾大发,心中痒痒的,竟然不计前嫌,厚着脸皮说:“传宗老弟,能不能借几百块给老哥也赌一赌?”  由于昨晚被石头砸掉了几颗牙齿,现在他说话还漏风。  楚传宗一口拒绝:“不行,借了钱给你,你拿什么还我?”  吴财运说:“等下我赢了,就还你,而且多还你一百,可以不?”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