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夹好上课别流出来了什么意思

楚传宗兴高采烈地走回去。全村最破旧的家,就是楚传宗的家了,村中几乎每家每户都已经住进了小洋房了,而他的家还是那种用泥砖砌成的,用瓦盖的古老房子。  当楚传宗回到家门口时,突然听到屋里传出了梦韵姐惊慌的怒喝声:“混蛋,快放开我!”  然后是衣服被撕开的声音,紧接着又传出了梦韵姐的哭叫声:“啊……畜生!快住手……不要啊……”“啪啪啪”  这时一个男人恼怒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竟敢打我?反正我们都快要结婚了,你迟早都是我的人,为什么还不肯给我?”  楚传宗听出来了,这是村长的儿子陈品文的声音,也是梦韵姐即将要嫁的人,刚才那啪啪啪的声音,是扇耳光的声音。如果到时候梦韵姐真的嫁给了陈品文,那么这个陈品文也就是楚传宗的姐夫了。  “不到真正结婚的那一天,我是不会给你的!”楚梦韵说道。  陈品文刚才被楚梦韵一连扇了几个耳光,现在又听到她这样说,顿时火了:“还差一周星期,就到三年期限了,老子已经等了你将近三年了,从你二十一岁等到你二十四岁,老子早就等不及了,今晚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你别乱来!说不定我在七天之内能将钱还给你呢?”楚梦韵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三年来你一分钱都没能还上,你还妄想七天之内将十万块还上?你别做梦了!只要你从了我,我保证让你以后过上好生活!”陈品文说道。  楚传宗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也知道这件事的内幕。三年前,楚梦韵的母亲,也就是楚传宗的养母唐慧得了重病,无钱医治,楚梦韵身为长女,四处借钱无果,最后不得不向村长陈尚元借钱。  陈尚元本来是不想借的,但是他的儿子陈品文看中了楚梦韵的美色,想娶她为妻,便让父亲借了十万块给楚梦韵。前提是三年之内必须还清,如果三年之内没能还清,楚梦韵就要嫁给陈品文做老婆,那十万块就当做彩礼,不用还了。  陈尚文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学无术且长得尖嘴猴腮,奇丑无比,估计很难娶到老婆,就借了钱给楚梦韵,并且要她签下合约,三年之内不许跟别人相亲,不许跟别人谈恋爱,三年期限一到,如不还清十万块,就要嫁给陈品文。  这合约非常霸道,相当于要以身做抵押,楚梦韵当时救母心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就跟陈家父子签下了合约。可惜的是,那十万块最终还是没能治好母亲的病。母亲撒手人寰,楚梦韵却背上了十万巨债。  十万块对于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楚梦韵不但要照顾两个妹妹,还要照顾楚传宗这个只会吃饭不会干活的傻子弟弟。这三年来,她不管怎样辛勤劳作,都没有多余的钱还债。  想起这些往事,楚传宗不禁一阵心酸,楚家养了自己这么多年,梦韵姐付出了这么多,而自己竟然不但没能做出一些贡献,还成了梦韵姐的负担。  本来楚传宗应该叫楚梦韵为姐姐的,但是他是傻子,一直跟人家叫楚梦韵为梦韵姐,从小就叫她为梦韵姐叫习惯了。  这时,屋里传出来了激烈的扭打声,伴随着梦韵姐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快放开我!救命啊……”  “你喊吧,尽管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敢来多管闲事的!我是在跟我媳妇行夫妻之事,谁敢来多管闲事?在杏花村,敢惹我陈品文的人还没出生!”陈品文狂妄地说道。  听到这里,楚传宗顿时怒不可遏。从小到大,梦韵姐一直都对他爱护有加,从不嫌弃,他现在不但恢复了正常,而且身怀绝技,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梦韵姐了,不管是谁,哪怕是真正的姐夫也不行,更何况现在陈品文还不是。  楚传宗怒气冲冲地冲了进去,见到陈品文已经将梦韵姐推倒在床上,正在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而梦韵姐一边哭叫着,一边不停地反抗。  “放开我姐!”楚传宗怒吼一声,上前一把提起陈品文,将他狠狠地摔到了一边。  楚传宗的速度之快,让陈品文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这个死傻子,你敢破坏我跟你姐的好事?我是你姐夫,你懂不懂?”陈品文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是傻子我懂个屁,敢欺负我姐,哪怕你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打不误!”楚传宗说完,一掌扇在了陈品文的左脸上。  陈品文被打得都有些懵逼了,那张尖嘴猴腮的脸颊顿时肿了起来。  “你这个死傻子突然发什么疯?你竟敢打你姐夫?”陈品文气炸了,以往只要自己给这个傻子一颗糖,他都会姐夫姐夫的叫得非常甜,今天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没带糖来给他吃?  “草!就凭你这个鸟样,也想做我姐夫?”楚传宗说完,反手又一掌打在陈品文的右脸上。如此一来,陈品文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左右对称了。  楚传宗打完之后,又说道:“我姐是杏花村第一美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姐?”  正伤心欲绝的楚梦韵听了传宗的话,有些愕然,自己的这个傻子弟弟怎么突然间变这么能打,而且说话也这么流畅,这么有水平了?  “反了反了!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这个死傻子,我就不姓陈!”陈品文被打得火冒三丈,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朝楚传宗冲过来。  楚传宗刚刚得到神秘女子的传承,并不想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只是很随意地抬起脚,一脚踹在陈品文的心口上。  但就是这随意的一脚,却已经让陈品文蹬蹬蹬地连连后退,直撞到了墙壁才停了下来。  楚传宗本来不想再理会陈品文的了,可是当他转身看到到楚梦韵被欺负得泪流满面,衬衫的衣扣都被扒开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上前揪住陈品文又是一顿暴揍。  “敢欺负我姐,我打死你!打死你……”楚传宗一边喊一边打。对付陈品文这种长期沉溺于酒色的人,他根本就无需要使出什么绝招,就是像傻子打架一样,只管猛揍就行了。  陈品文被自己未来的小舅子揍得鬼哭狼嚎,狠狠地说道:“楚梦韵,你这个傻子弟弟打你未婚夫,难道你就不管吗?如果你不管,我就叫人来收了他!”  楚梦韵回过神来,知道这个陈品文惹不得,急忙上前拉住楚传宗,说:“传宗,别打了,别打了。”  楚梦韵本来还打算自己如果真的嫁到了陈家,那就将楚传宗一起带过去照顾,可是现在楚传宗将陈品文打得这么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楚传宗也不想闹出人命,便对陈品文喝道:“快滚!下次再敢欺负我姐,我绝不轻易放过你!”  陈品文那张尖嘴猴腮的脸被揍成了猪头饼,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楚梦韵,你今天不给我,我就等到洞房花烛夜那一晚再狠狠的收拾你!如果七天之后,你不跟我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你这个傻子弟弟怎么死你都不知道!”抛下了狠话,陈品文便气呼呼地走了。  楚传宗听了陈品文的话,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七天之内赚不到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那就想办法废了陈品文,让他做不成男人,绝不能让他欺负梦韵姐!  陈品文一走,楚梦韵想起期限将至,又忍不住潸然泪下了。这个陈品文她是一点也不喜欢的,不但长得奇丑无比,而且人品也不行,嫖赌饮炊样样精通。关于他的劣行,楚梦韵也有有所耳闻的,自己要是真的嫁给了这样的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梦韵姐,你别哭了,我会想办法赚够十万块还给他们的,我绝不会让你嫁给陈品文的。”楚传宗说完,就用手给楚梦韵抹了一把眼泪。梦韵姐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照顾了他这么多年,他觉得自己身为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现在应该轮到自己为梦韵姐撑起一片天地了。  楚梦韵又是一阵愕然:“传递,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话越来越不像你啊,太不正常了!”  楚传宗一本正经地说:“梦韵姐,如果我说我已经恢复正常了,不再是傻子了,你信不信?”  “我信你——才怪!从小到在不知给你看了多少医生,他们都说你的病治不好了。要是你能恢复正常,连母猪都会上树了。别逗我玩了,姐正在伤心。”楚梦韵绝不相信自己这个痴呆多年的傻子弟弟会无缘无故的恢复了正常。  楚传宗大汗,他也知道梦韵姐一时之间肯定不能接受自己恢复正常了的事实,既然这样,那自己就继续装傻吧。装傻有诸多好处,比如可以蛮不讲理,无理取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梦韵姐真的被迫要嫁给陈品文,那时候自己就以傻子的身份胡闹,阻止陈品文和梦韵姐成亲。  恢复了正常之后,楚传宗已经能想起很多往事了,知道家中除了大姐楚梦韵之外,还有一个二姐和一个三姐。  二姐叫楚梦晴,二十二岁,比楚传宗大一岁,长得也很漂亮,不过性格很彪悍,整天跟人打打杀杀。二姐在家的时候一直都很护着楚传宗,可惜半年前她因为得罪了一些厉害的人物,被迫外出打工躲避了。她没去打工之前,村中是没什么人敢欺负楚传宗和梦韵姐的。  三姐名叫楚梦雨,才十七岁,正在县城读高三,也不在家。其实楚传宗的年纪明显比梦梦雨大,但是楚梦雨欺负楚传宗是傻子,从小就逼着楚传宗叫她三姐,叫着叫着就习惯了。楚传宗被楚家收养的那一年,楚梦雨才三岁,他已经七岁了。  楚家三姐妹都长得非常漂亮,尤其是大姐楚梦韵,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完美到极致,笑的时候脸上还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被公认为杏花村第一村花。可是村中的人都知道了楚梦韵与陈家签下了合约,已经名花有主,都不敢打她的主意,那些媒婆也不敢给她找对象相亲,因此,楚梦韵已经二十四岁了,还没有出嫁。  三姐妹虽然都长得很漂亮,但性格各不相同,大姐楚梦韵温柔善良,人见人爱,二姐楚梦晴性格彪悍,人见人怕,三姐楚梦雨刁蛮任性,人人都让着她。  而传宗是被楚家收养的养子。当年楚梦韵的父母因为接连生了三个女娃,都生不出一个男娃,那时计生抓得严,不敢再生了。  某天一个全身脏兮兮地流浪儿流浪到了村口,这个流浪儿似乎失忆了,问他家在哪里他都说不出来来。  两口子经过商量,就决定收养这个失忆了的流浪儿,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传宗,指望他能给楚家传宗接代。  收养回来之后才发现,他不但失忆,还很弱智,完全就是一个傻子!  但是既然收养了,又不忍心将他赶走,这一养就是十多年。  可惜楚传宗的养父养母没等到他给楚家传宗接代的那一天,就相继离开人世人了。养父楚散叶七年前因为在青龙山割松脂,不慎跌落悬崖,连尸体都找不到。养母唐慧三年前因得了怪病不治身亡。生活的重担,自此就落在了大姐楚梦韵身上。  楚传宗现在虽然能想起了以前的很多往事,但就是没能想自己流浪到杏花村之前的事。自己是怎么失忆变傻的,亲生父母是谁,他还是想不起来。  这时,楚传宗看到楚梦韵的衬衫衣扣被解开了两颗,里面的春光呼之欲出,急忙说道:“梦韵姐,你的衣扣松开了,我帮你扣上吧。”  说完,楚传宗便上前给楚梦韵扣衣扣。楚梦韵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非礼勿视,他绝不敢有半点亵渎之心。  可是,不知是因为楚梦韵那里太过丰满,还是因为楚传宗太紧张,他的手双拉着她的衬衫,怎么扣也扣不上,手掌还不可避免地碰触到了楚梦韵的丰满。  楚梦韵的脸微红,打开了楚传宗的手,嗔怪道:“笨手笨脚的,我自己来。”  然后,楚梦韵就自己将衣扣扣上了。  楚传宗暗暗回味刚才那轻轻碰触的感觉,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法言喻的感觉。  此时的楚梦韵脸色微红,哭过后的她更有一种楚楚动人的风情,让楚传宗一瞬间都有些神魂颠倒了。以前是傻子的时候,他不懂欣赏梦韵姐的美,现在恢复正常了,才发现梦韵姐美得简直是祸国殃民啊!  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将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裹得紧紧的,挺翘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肢形成一道优美的弧度。虽然有些营养不良,但是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也绝不含糊。  白里透红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挂着泪珠的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扑闪着,还有一对迷人的小酒窝,标准的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谁要是娶了这么漂亮的梦韵姐,估计天天都不愿下床!  楚传宗有些想不明白,梦韵姐经常吃不饱,为什么还能发肓得这么好?而且经常在地里劳作,饱受风吹日晒,肌肤为什么还能这么嫩白?  这或许只能用天生丽质来解释了。有些天生丽质的女孩子,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都是一样的娇艳动人。  整理好衣衫后,楚梦韵便问楚传宗:“你这一天跑哪去了,急死我了,你知道不?”  “我……我也不记得去哪里了。”楚传宗暂时不想将自己掉下天坑获得神秘女子传承的事说出来,因为太玄乎了,说出来梦韵姐也不会相信。  楚梦韵知道楚传宗是傻子,问了也是白问,就懒得问了。见到他全身脏兮兮的,就说道:“你身上这么脏,姐先给你洗个澡,然后就做饭。”  “好的。”楚传宗也觉得自己身上太脏了,便听话地先去洗澡。  楚梦韵将楚传宗带到了洗澡房,然后就给楚传宗脱衣服。  楚传宗的脸红了,说:“梦韵姐,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哟,你还懂得脸红了啊,从小到大,哪一次不是我给你洗澡的?别害羞,让我帮你洗吧,你自己不会洗,洗不干净会得皮肤病的。”楚梦韵一边说,一边将楚传宗的衣服除了下来。  楚传宗这时才想起自己一直以来连洗澡都不会,都是梦韵姐帮洗的。为了继续充当傻子,他现在也只好一如既往地让梦韵姐帮洗了。  楚梦韵很认真的给楚传宗擦洗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当擦到那个部位时,楚传宗竟然无法自控地起了反应!  梦韵姐对他是那么好,楚传宗对梦韵姐从来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上,可是此刻面对如此楚楚动人的梦韵姐,他的思想控制不住身体啊!  楚梦韵见到楚传宗起了反应,她顿时心如鹿撞,即惊喜又害羞……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