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证不c进去txt御宅屋 天天文学网

虽然不能让李馨亲自用小手帮自己解决,可是能够看着她身前的汹涌豪景,也是很美的。只是紧随其后的,李馨却把那件黑色的蕾丝花边里衣摘了下来,羞红着脸递给陈宇。“你、你用这个吧,用这个自己动手解决下。”陈宇都差点跳起来,这也太糊弄人了吧?跟幻想中的差太多了!可是对于李馨而言,这已经是件很羞人的事情了。自己的贴身衣物,交给表妹的男朋友做那种事情,想想她都羞的慌。要不是为了帮助陈宇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没有了里衣的隔阻,李馨身前顿时浮现出了完美的轮廓。看在眼中,真的是让陈宇心头躁动。他本以为没有里衣的托举,李馨那么壮阔的豪景肯定会有下垂的迹象。但事实上并没有…正贪婪盯视着,甚至手指也忍不住在那件带有李馨体温的里衣上摸动时,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随即更是有呼喊声传来,“李馨,开门,赶紧开门!”别人的声音不熟悉,李馨又怎会不熟悉自己未婚夫刘刚的声音。不知道刘刚怎么会找来这里,但李馨还是赶紧一把夺过了陈宇手上的里衣。“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一下吧,不能被我未婚夫看见,不然就解释不清了!”话说完,李馨就着急忙慌的跑出了卧室,哪怕对于陈宇心有愧疚她也顾不上了。在客厅角落里李馨迅速穿戴好里衣,随即尽量装作镇定的打开了房门……躺在卧室床上的陈宇超级郁闷,这尼玛什么事儿啊,小手没捞着,里衣还被夺回去了。都怪那个刘刚,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闯上门,坏了自己的好事。而通过客厅里对话,陈宇也大概了解出了刘刚到来的原因。女朋友把表姐给借走了,跟刘刚说了下,刘刚满心不悦的找到了这里。“屋里躺着的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的女人去照顾,他也配?!”“别的不说,就说上个月交房租吧,一个大男人身上分文没有,竟然还好意思让女朋友来找我们借钱,我特么就是把钱买包子喂狗,那狗还知道朝我摇摇尾巴呢!”“他可倒好,躺在床上跟特么大爷似的,还找我的女人来伺候他,什么几把玩意儿!”客厅里,刘刚进门就骂骂咧咧的,毫不客气。李馨顾及屋内陈宇的情绪,连忙劝慰,“陈宇不是出车祸了嘛,肇事司机还逃逸了,钱都用来交住院费和手术费了,是特殊情况,他还是挺努力的。”李馨正劝着呢,刘刚当时就怒了,“你特么还替他说话?”“你知道自己是谁的女人吗,你的未婚夫是我不是他,你个不分里外的东西……”客厅里,刘刚对李馨劈头盖脸一通训斥,丝毫不留情面。这时候躺在床上的陈宇心中很是不爽,刘刚嘲讽他看不起他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他可以不在乎。但是自己求之不得的女人,刘刚竟然这么粗言训斥,这让他相当愤怒。于是陈宇攥紧了拳头,心里想着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下刘刚不可!下一刻,陈宇就从床上把那条上腿给挪了下来。实际上两个多月的恢复,他的腿已经长好了,要不是今天女朋友提议让李馨来照顾,陈宇都想把腿上的石膏给拆掉。只不过就在把腿挪下地的瞬间,客厅里的刘刚就接听起了电话。接听过电话后,他对李馨骂道:“你个不分里外的东西,回头再收拾你,老子喝酒打牌去了!”话撂下,刘刚就出了房门,徒留下李馨自己站在客厅里,脸上说不出是个什么表情。当李馨回到卧室后,陈宇已经将伤腿挪回了床上。之前痛的那么厉害,这会儿突然就好了也不合适,所以陈宇依旧捂着身下满脸痛苦。而看到这一幕,再想想之前刘刚对自己的训斥,一个冲动的念头顿时泛起在李馨脑海中。既然是冲动,那当然压制不住,也无须压制。所以随后李馨就深吸一口气,红着脸对陈宇羞声开口,“陈宇,我帮你解决。”她不光说说而已,她还真的伸出那只白皙小手,摸向陈宇的身下……幸福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陈宇都愣住了,连装痛都给忘记。他实在不明白,李馨的转折变化为什么会这么大,之前还不好意思呢,这会儿竟主动起来。而这时候,李馨的白皙小手离陈宇的身下也越来越近,几乎就要隔着薄被单给抓握住了。哪怕有薄被单的遮盖,她也能看到那种凶悍的轮廓,因而这让她的一腔冲动变得有些紧张。刚才刘刚的态度让她委屈让她恼火,她冲动之下就想要帮助陈宇解决问题,也见识下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样的感觉。可事到临头,羞涩和忠贞还是让她纠结了。那种委屈、恼火、羞涩、忠贞等各种情绪的交织,让李馨于刹那间崩溃。因而在白皙小手即将碰触到陈宇身下时,李馨嚎啕大哭,情绪通过泪水彻底宣泄出来。她这一哭,直把陈宇给哭慌了了,完全摸不着头脑。“表姐,你……”正准备劝慰些什么时候,李馨就含着哭腔开口了。“当初追求我的时候,刘刚不这样的,他说过会好好爱我,好好呵护我。”“可是自从我们确立关系后,他就变了,他开始无缘无故的骂我、凶我。”“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我理解他是有原因的,可是他就为什么不能理解理解我……”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李馨也有她的生理需求。她长的那么美,身材那么火爆,天天有无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在盯视着她,有好多人追求她。但是因为当初对刘刚的感情,她愿意陪伴在刘刚的身边,哪怕是无性婚姻她也可以接受。只是当自己的默默付出不被理解不被呵护,反倒还被连凶带骂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不委屈?看到李馨哭成这样,陈宇有心劝慰她,只是李馨却摆摆手,含着眼泪跑开了。感受到李馨委屈的情绪,眼下陈宇也没多少心思继续那种旖旎了。从李馨的话语中,他大概能猜到李馨刚才为何会冲动了,那更像是种报复,报复刘刚的不理解,所以李馨愿意主动用小手来帮他解决问题。可是最终关头李馨无非违逆心头的忠贞,所以才会纠结到情绪崩溃,继而泪水爆发……大约十分钟后,李馨的哭声终于停止。随即在抽泣一会儿后,平静下来的她重新进入卧室。在李馨进入卧室的第一时间,陈宇就望见了她那双哭红的眼睛,很心疼。而这时候,李馨则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情绪没忍住。”陈宇表示并没有什么,随即也问到李馨,“你怎么不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刘刚并不疼爱你。”在陈宇的话问完后,李馨就张开了她性感红润的小嘴儿,但终究也只是叹息一声。“不说这个了,对了,你现在还痛吗?”陈宇表示不是很痛了,毕竟李馨刚才的表现让他旖旎的念想弱了不少。可回想起李馨怯懦的守着对刘刚那份感情,他就不爽。于是他决定用实际行动开导下李馨,其实真正的男人,无论在哪方面都不会让女人失望,尤其是那方面!“表姐,其实关于刘刚在那方面的隐疾,我知道的。”听到这话,李馨顿时脸色羞红,心中暗嗔表妹怎么什么话都跟陈宇说。可都不等她说些什么的,陈宇就一把抓住李馨柔若无骨的小手,让她心头一乱。随即陈宇问道:“你没有见过我那样儿的,因为很强大,所以对你很震撼,是吗?”小手被握住令李馨心中慌乱,听到陈宇的话后她下意识的点头。但随即醒过神来的她就羞羞的摇头,急声否认,“我没有,我没有!”可是陈宇根本不需要她多说什么,右手掀翻了薄被单,左手将李馨的小手拽了过来。“表姐,你试试,就当是帮助我了,同时也满足了你自己的好奇心,这不算什么的。”“刘刚可以不理解你,但是我理解你,你自己更应该理解你自己。”“我们可以不做那种事情,但是只是单纯的感受下、了解下,你可以做到的。”此刻的陈宇,就像是一只谆谆教诲的魔鬼,在教人向恶,向欲望的深渊堕落。但李馨明知道这点,还是被他的话语给诱导了,似乎因为她的身体深处确实有着强烈的渴望。因而下一瞬,在陈宇的手松开后,她的小手只是犹豫几秒,还是向着从未接触的那里摸去……那种挑衅一般的狰狞,如同在宣示着强大的倔强,让李馨看在眼中心头悸动。曾几何时,那是她最渴望在刘刚身上能够看到的,继而能够感受到身为女人的快活。但眼下带给她这种震撼的并不是刘刚,而是陈宇,偏偏还是表妹的男朋友。所以在纤白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那梦寐以求的存在时,李馨猛地收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下一瞬,她转身快步往客厅走去。只是步子刚刚迈开的,就被陈宇再次给一把抓住,握紧了她白皙的小手。“表姐,没关系的,你试一下,我不会说出去的。”李馨红着脸使劲摇头,“不可以的不可以的,哪怕刘刚再不好他也是我的未婚夫。”随着她脑袋的摆动,以至于身前那迷人的饱满都在随即晃动。那种左右晃动的幅度,散发出了无比迷人的诱惑,让陈宇满心燥热。“李馨,你就当是在帮我,好吗?”“我现在真的很痛苦,你应该可以看到的,不是吗?”李馨不想去看,她怕自己看一眼后就忍不住了,可目光还是忍不住随陈宇的话望了过去。事实上,只这一眼,就让她心中乱上加乱,因为那种视觉冲击力实在太强悍了。她赶紧将脑袋扭向旁侧,不敢再继续看陈宇那里,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声音的传递。“要不然这样好了,就按你刚才说的,你把里衣脱下来给我,我用你的里衣自己解决,但是你要脱下T恤来让我看着你那里,这样你看了我,我也看了你,算是互相帮助。”捕捉到陈宇盯向自己胸前的火热目光,李馨大羞,而那种近乎于交易的互相帮助,更是让她无法在这里继续面对陈宇,所以她猛地甩开陈宇手掌,快步跑开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准备晚饭了!”话还留在卧室内,李馨就已经逃出卧室穿过客厅,逃进了厨房里。进厨房后她将房门闭上,倚靠着房门双手紧紧捂住了发烫的脸颊。“李馨,李馨你在想什么呢,那是你表妹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想要动手,不可以的!”十指狠狠按在自己脸颊上,李馨竭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越这样想,她的心思就越难冷静,尤其是之前见到的那种挑衅似的狰狞,总是在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浮现着,拨动她本就慌乱的心弦。李馨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她得干点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才好。她开始手忙脚乱的做饭,可不是摘错了菜叶就是拿错了佐料,心思完全无法平静下来。最后她痛苦的的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使劲的上下晃动着。她想要把脑海中让她心乱又心动的画面给晃出去,可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一幕带有挑衅的狰狞。而这时候的陈宇,躺在床上真是郁闷到极致了。明明都已经快要有好的结果了,可偏偏李馨就是能在最后关头忍住。李馨是忍住了,他倒也能忍住,可是有个货还‘不入贼巢誓不罢休’了,就那样倔强着。陈宇很是无奈,可也没招,旁边倒是有把水果刀,也不好真的给削了去,只能干熬着……从下午四点躲进厨房,一直躲到了晚上七点,李馨这才打开厨房门。厨房内溢出的焦糊味道,早就让陈宇意识到今晚没饭吃了。而对于李馨来说,她不是不会做饭,相反做的还很好,可心思总是纷繁杂乱,平静不下来。所以低着头站在厨房门口的她,终于鼓足勇气,羞声开了口,“陈宇,你……还痛吗?”这话一钻进耳朵里,陈宇当时就眼前大亮,幸福的光芒爆万丈。“哎呦,痛死我了,好像要炸掉了一样,我好痛,快救我……”这拙劣的演技,丝毫没有之前的技术含量,听台词就知道了,底气十足,惟恐李馨听不到。可是这些还重要吗?显然不重要,走在犹豫天枰上的李馨,此刻只是需要一个砝码而已。陈宇给出了这个砝码,所以在半分钟后,李馨才红着脸从厨房走了出来。她低着头,手里还拿着那件黑色的里衣,“我、我是为了帮你,我没有、没有别的意思。”这种掩耳盗铃似的自我欺骗,有没有效不好说,至少陈宇不会傻乎乎的点破。于是他喊痛喊的更欢了,直至把俏脸上布满羞红的李馨给喊进了卧室床旁。下一刻,陈宇近乎抢劫似的一把躲过了李馨手中的黑色里衣,贴在了鼻子上。那么馨香,那么怡人,还带有李馨娇躯的温热,让陈宇特别的享受。看到陈宇的表现,李馨好羞,可是心中却也充满了极尽的满足感。刘刚不珍惜她,有珍惜她的,只是一件穿过的里衣就让陈宇这么满足,这让她非常有成就。不过她却不是因为成就和虚荣的赞美而作出这种决定,她是因为对于陈宇的愧疚,是因为陈宇之前的善良,还有刘刚对她的恶劣态度以及不珍惜!所以随后在陈宇的催促下,李馨的双手交叉翻向了T恤的下摆,将上身最后的遮掩褪下。随着双手的翻动,李馨纤细的腰身展现出来,那么白皙,那么迷人。甚至就连肚脐,都显得那么灵动可爱。而T恤的继续上翻,更是让壮观豪景的下方边缘暴露出来。那种美,一时间让陈宇心都醉了,甚至连本能的呼吸都已经忘记。此时此刻,他只期待着更为迷人的旖旎出现……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公交车诗晴 谷雨经典古诗

“怎么了?小伟,没事,不用客气,嫂子也想清楚了,要是以后真的病倒了,怎么照顾你和你哥啊。&rdqu […]

杂乱合集第一部 家公要和我的奶

她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每到夜深人静,瞧着 […]

强奸的故事 家公和于小洁

昏暗的环境中,李香兰还在唉声叹气,全然没注意到陈小宝那微低着的脸上,那双散发着狠辣之色的眼睛。吃过了饭,李香兰 […]

艳小说 宝贝听话腿打开

得知陈秀莲竟然做这种事情,赵小磊浑身的火气都上来了,她明明有男人,却还这样!最后还到处说他嫂子的坏话,抢他们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