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的糙汉文在线阅读 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

第七章 索命毒瘴“这是什么?以前我都没见过。”贺凡好奇的从陆子明手上接过一个仔细的端详起来,陆子明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叫做球果,将它含在嘴里,自然能克制这漫天的毒瘴!”“真的,你不是在骗人吧?要是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们可就惨了!”蓝芯有几分担心的对陆子明说道。陆子明没有说话,摘下一个球果,往嘴里一扔,随后身形一闪,就没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里。四个少年被这样的一幕吓的一呆,等到四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哪里还有陆子明的影子。“喂,你在哪里?不要吓我们,快出来吧!喂……”蓝芯情急的娇声呼喊起来。一阵风吹衣衫的飒飒响声传来,陆子明从浓雾中急射而出,乐呵呵的站在四人的面前。看到陆子明没事儿,四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蓝芯忍不住娇喝道“你疯啦,那可是毒瘴哎,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们怎么办?”看着蓝芯恼怒的样子,陆子明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家世居于此,这点小常识自然是知道的,你们不必为我担心!”说着又摘下几个球果,分别递给四人,郑重的说道“含在嘴里,千万不要掉落,否则必死无疑!”看着陆子明那严肃庄重的样子,四人乖乖的点了点头。陆子明又道“这浓雾之中,四位不辨,八荒难分,我在前,贺凡在后。大家相互之间手拉着手,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松开!”说完率先摊开了手掌。蓝芯急忙第一个拉住了陆子明的手,紧紧的握住,宋丹自然是要拉着贺凡的,于是小胖子齐阳就站在了蓝芯和宋丹的中间,五人排成一条长龙。看着眼前翻滚升腾着的毒瘴浓雾,四个少年的心中都写满了紧张和担忧,双腿有些发软。当看到陆子明脸上的从容和笃定时,四人的心中更是忍不住飞过一丝惭愧。陆子明自然不知道四人此时心中的想法,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这四人安全的带出龙隐峰。“将球果含在嘴里!”陆子明沉声说了一句,将球果扔进了嘴里。四人也有样学样,可刚将球果放进嘴里,蓝芯和宋丹都同时惊呼了出来,尤其是蓝芯更是眼泪横流,一口将球果吐了出来“这是什么啊?又涩又辣!放进嘴里难受死了!”陆子明俯身将那妹球果捡了起来,用衣袖擦拭干净,严肃的说道“要想过去就一定要含着它,无论它是多么涩多么苦!”看着陆子明那充满湛然的目光,蓝芯带着几份羞愧,重新将球果放进了嘴里,尽管辛辣的味道依然这么着她的神经,可是她最终是忍耐了下来。陆子明赞许的冲她笑了笑,让蓝芯恍然间觉得,嘴里的球果似乎味道也没那么差了。陆子明一马当先的踏进了毒瘴之中,带着深深的忐忑,四个少年跟……在陆子明的身后融入了毒瘴之中。在漫天的毒瘴之中,视觉已经毫无意义了,唯有触觉指引着五人蹒跚前行。虽然前后都看不到人,但是紧紧握着自己的大手,却让蓝芯的心中没有了丝毫的忐忑和恐惧。脑海中满是对陆子明深深的好奇。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只是短短的相处了不到半天,在她的心中已经把陆子明当成了坚实的依靠,即使是四人之中最有主见的贺凡,从他的眼睛里,蓝芯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也和自己一样,早就将陆子明当成了领袖,心甘情愿的听他的话。“真是一个奇怪的少年!”蓝芯的心神有些恍惚,在无法辨识的浓雾中,谁也没有看见在蓝芯的脸颊上升腾起一片绯红。“哎呀!”蓝芯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失去了平衡,向前踉踉跄跄的跌倒过去,忍不住一声惊呼,蓝芯刚想要呼救,猛然响起自己的嘴里还含着球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蓝芯嘴里的球果已经从她的嘴里滑落了出来,“球果……”蓝芯想要呼救,可还没等她喊完,只感觉嘴里一甜,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了嘴里,紧跟着脑袋就好像是被人猛击了一棍似的,变的昏昏沉沉,四肢更是软绵绵的没有了力道。就在蓝芯感到绝望的时候,忽然前面抓住自己手的大手一紧,将她整个人拉了过去,随后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什么东西橇了开来,然后一颗温润的球果滚落进了嘴里,那已经渐渐熟悉了的辛辣的味道猛然又回来了,蓝芯的精神立即一震,气力也恢复了许多。吮吸着嘴里的球果,蓝芯心中忽然一惊,忍不住叫了出来“这是你的球果!给了我,你怎么办?”一连问了好几遍,蓝芯却没有得到陆子明的回答,只是感觉陆子明紧握着的她的手,变的越来越紧,她也从开始的走,变成了小跑,快跑一直到现在的狂奔。跟在后面的贺凡他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会事儿,只是感觉前面的速度忽然加快了许多,踉踉跄跄的跟着奔跑了起来。将自己的球果给了蓝芯之后,陆子明急忙屏住了呼吸,用深厚的内力抵挡着不停侵入的毒瘴。可是这些毒瘴实在是奇毒无比,陆子明以为自己可以挡住,可是很快他就明白自己错的是多么的离谱儿,虽然屏住了呼吸,可是毒瘴依然在不停的通过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渗透到他的身体里。很快的,陆子明就感觉到脑袋一阵晕眩,心中大惊,猛然用力咬破舌头,用剧烈的疼痛勉强换回短暂的清醒,他必须在自己倒下之前将这四个人送出这片毒瘴,否则的话,在毒瘴里迷路被困死将是他们唯一的下场。蓝芯的心里变的空前惶恐,因为她发现那只紧握着自己的手已经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虽然看不到,但是蓝芯可以感受的到,那只手的主人此时正在承受着多么大的苦楚!陆子明的脚步终于变的踉跄起来。想起刚才球果掉落的一瞬间她所承受那种痛苦,想起陆子明因为自己的过失而正在这样的痛苦中苦苦挣扎着,蓝芯的眼中蓄满了晶莹的泪水。第八章 因祸得福“等一等,前卖弄到底出了什么事?”断后的贺凡终于忍耐不住大声的喝问起来。宋丹也跟着气喘吁吁的问道“是啊,好累!我受不了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跑的这么快?”蓝芯都快要哭出来了,她当然知道在这毒瘴里多耽搁一分钟,陆子明的危险就大上一分,“不要问了,再快点,再快点!”蓝芯带着哭腔的声音,一直沉默不言的陆子明,想到这些,一个不详的预感在贺凡心头凝聚起来。陆子明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可怕的毒瘴在他的体内就好像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肆意冲撞起来。幸好,陆子明已经练就了孟兰金经的第四副图像,内力也堪称雄厚,死死的抵挡着毒瘴对心脉等重要脏器的进攻。在他的体内,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战场,孟兰金经的力量和毒瘴的毒气惨烈的纠缠在一起。一阵又一阵的剧痛折磨着陆子明,终于陆子明忍不住,一声怒吼,噗嗤一声闷响,一道血箭从他的嘴里狂射而出。“喂……喂,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听到陆子明的痛吟,蓝芯忍不住大声的悲鸣道。陆子明挣扎着不让自己摔倒,紧咬着牙关,用尽全力继续踉踉跄跄的前行,只不过速度已经放慢了许多。一种悲哀在陆子明的心头慢慢聚集,想起还等着自己拿解药回去救命的村长,想起蓝芯四条鲜活的性命,陆子明心中意志一坚,暗道“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倒下!”猛然将全身的功力聚集在一处,放弃对其他脏器的守护,只用一股内力护住心脉,一股内力护住灵台一丝清明。将其余的内力,强行灌入双腿,本来沉重无比的双腿忽然变的轻松了许多,陆子明的速度陡然再次提升了起来。眼看着毒瘴的尽头就在眼前,陆子明越发的振奋,一声震天龙吟,力灌双臂,蓝芯四人只觉得一股巨力从前放传来,紧跟着四人齐齐离地而去,被高高的抛向了空中,向着毒瘴的尽头远远的落去,就在自己的身体飞起来的一瞬间,蓝芯惊骇的发现,陆子明已经松开了紧握着她的手。“出去之后,不要回头,直直的向前,你们很快就会登上山顶,记住啊,千万不要回头!”耳边听着陆子明最后的嘱托,蓝芯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大声的哭喊道“你快出来啊!和我们一起走!”陆子明苦笑一声,无力的盘坐下来,在心中说道“我哪还有走的力气……”蓝芯四人眼睛忽然感觉一亮,只见面前不再是翻滚着的毒瘴,而是一派山清水秀。四人知道终于走出了毒瘴,可是四人心中却是无半丝半毫的喜悦,尤其是蓝芯更是宛如丢了魂一般,看着身后的毒瘴,沉默不语,空自垂泪。“蓝芯,刚才在毒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来?”贺凡……,宋丹和齐阳三人围绕到蓝芯身边,贺凡疑惑的问道。“他……他都是为了救我,是我不争气,都怪我……”蓝芯一边哭着一边将毒瘴里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三人听了,皆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过了好半晌,贺凡才幽幽的说道“他是为了救我们而牺牲了自己,可惜我们连他的名字还都不知道。“不行,我们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那漫天的毒瘴里,我们一定要救他出来,即使是……是他的尸体也要把他搬出来!”蓝芯激动的站起身来,就要向毒瘴里冲进去。贺凡眼疾手快的将她拉住,呵斥道“你冷静一点儿!毒瘴里伸手不见五指,你又不辩方向,你这一进去就出不来了!”蓝芯哭道“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他是为了救我们才死的,我们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否则我的良心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的!”“蓝芯,你冷静点儿!”齐阳忽然一声怒喝,蓝芯被他喝的怔了一怔,齐阳带这一丝伤痛说道“你也看到了,他用他自己的性命换回了我们四个的性命,如果我们冲回去,最终被困死在毒瘴里,那他的死不就白死了?蓝芯,你冷静一点儿,他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回去之后,就派全世界最优秀的科学家来这里,他们一定有办法对付这些毒瘴的!”“对!齐阳说的对,蓝芯,你可一定要冷静下来啊!”宋丹也赶紧上来劝解道。蓝芯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注视着翻滚着的毒瘴,泪如雨下“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你不会等太久的!”四人最后望了毒瘴一眼,一咬牙,转身向着龙隐峰峰顶重新进发了。却说陆子明一人被困在毒瘴里,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大水泵,不停的吸引着周围的毒瘴涌进他的身体,孟兰金经的力量被越来越强大的毒瘴之气逼的越发势微,眼看着就要被完全吞噬。陆子明心中暗叹,知道已经无力回天,可是又不想就这么束手待毙。索性指挥着体内残存的最后一丝内力,按照孟兰金经的第四副图像运行起来。结果让陆子明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伴随着内力在体内有规律的运行,毒瘴之气竟然也开始随着内力涌动起来。隐隐的陆子明竟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些毒瘴之气似乎也是一种类似于孟兰金经力量的能量体。福至心灵,陆子明索性指引着这些毒瘴之气去攻破第四副画像他一直不曾攻破的玄关。忽然轰的一声巨响在陆子明的脑海里炸响,那几个顽固的穴道一举被威猛的毒瘴之气所攻破,第四幅画像竟然大功告成,毒瘴之气按照着第四幅画像所表示的轨迹畅通无阻的运行起来,每运行一周,陆子明就惊喜的发现这些毒瘴之气和孟兰金经力量的融合就深上一层,如此三十六周天之后,进入体内的毒瘴之气竟然完美的和孟兰金经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两股力量一金一黑融合成暗金之色,就好像一条绵延不绝的长河大川在他的体内徐徐的流动着。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公交车诗晴 谷雨经典古诗

“怎么了?小伟,没事,不用客气,嫂子也想清楚了,要是以后真的病倒了,怎么照顾你和你哥啊。&rdqu […]

杂乱合集第一部 家公要和我的奶

她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每到夜深人静,瞧着 […]

强奸的故事 家公和于小洁

昏暗的环境中,李香兰还在唉声叹气,全然没注意到陈小宝那微低着的脸上,那双散发着狠辣之色的眼睛。吃过了饭,李香兰 […]

艳小说 宝贝听话腿打开

得知陈秀莲竟然做这种事情,赵小磊浑身的火气都上来了,她明明有男人,却还这样!最后还到处说他嫂子的坏话,抢他们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