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 11月9日是什么日子

想到这,激动起来,胳膊不小心碰了下门。“啊!”孙静怡惊讶不已,看见刘兵后,有点茫然失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小,小兵你起来啦?”说着,赶紧将衣物丢在水桶里,倒了点洗衣粉,装作洗衣的姿态。刘兵当时也没揭穿,装着很淡然的样子。“孙姨,你也在啊,我正打算来洗脸呢。”孙静怡还以为刘兵没发现刚才一幕,这才安心下来。“嗯,那你进来洗呗,我正好闲着没事,看见你跟玲玲的脏衣服,就过来洗了。”说完,手就放进了水桶,开始搓起衣服。她表情装的非常淡定,其实心底早就澎湃不已,眼神的余光,微微扫了一眼走进浴室的刘兵。“果真很惊人。”刘兵洗脸刷牙结束后,回到客厅,孙静怡也洗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去了厨房给刘兵准备了丰盛的早点,吃完早餐后,刘兵闲着无聊,就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而孙静怡去了自己房间,拿出瑜伽用的毛毯,铺在地上,开始日常锻炼。只见,她穿着一身粉色紧身服,露着小腹,特短,一条修长美腿完美展现在刘兵面前。咕噜!刘兵看的猛吞了口水,双目放光。这身材可真是火辣啊,那完美的曲线,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刘兵注意力哪还能放在电视上,余光死死盯着看。孙静怡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刺激刘兵,也没顾忌,上来就做了一个一字马劈叉。双腿叉开,平放在地毯上,劲爆曲线都快崩了出来。坚持了一阵,孙静怡有点累,汗水布满了雪白的脖颈。俏脸红润,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换了个动作。只见她缓缓起身,站的很笔直,突然抬起右脚到自己的头部,与脑袋平行,左脚站的特直,正好对着刘兵的眼睛。看到这个姿势后的刘兵,鼻血都要喷出来了,顿时就受不了了。这边,孙静怡也一直在注意刘兵。突然看见他迷恋的眼神,心底突然一阵惊喜,看来自己虽然年纪大,但风韵犹存啊,还能吸引到刘兵呢。心底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小兵,你能过来帮阿姨吗?”孙静怡眨巴着魅惑的眼神,刘兵有点难为情,毕竟反应还没褪去呢。这下过去,要是被她发现,多尴尬啊。可孙静怡又问了一句,他只好硬着头皮,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去。刚到身边,一股曼妙香味迎面扑来。刘兵过来后,孙静怡将腿放下,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怎么帮你呢?”“阿姨待会儿打算做一个难度比较高的动作,倒立平衡,保持的时间需要长一点,需要有人在旁边帮忙。”“行。”刘兵刚说完,孙静怡就迅速倒立,双腿叉开。“替阿姨托一托。”刘兵赶紧伸出手托着,与此同时,目光正好对准孙静怡瑜伽服的中间,刘兵感觉自己的脑袋炸裂开来。她的身材可真是有韧性啊,刘兵的手按在上面,感觉特别好,没一点赘肉。实在没忍住,他勾了勾手指。孙静怡浑身一麻。因为她是倒立,一哆嗦,眼神往上一瞥,正好看见刘兵的变化。俏脸一下子就红了。刘兵就这样托了几分钟,不一会儿,他竟发现瑜伽服开始有了异样。天哪!刘兵一脸震惊,他万万没想到孙静怡竟然会这样!被刘兵这么盯着,孙静怡极为羞涩,自我责备,怎么这么不能忍呢?现在真是羞死人了哟。“小兵,你看什么呢?”孙静怡没忍住,轻轻问道。“没,没看啥。”刘兵赶紧转移视线。此时的刘兵思想很挣扎,浑身难受,谈了多年的女朋友,一直都不给自己碰,现在跟这个离异多年的少妇独处,突然担心自己真的没忍住,跟她发生点什么。咚!咚!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孙静怡跟刘兵两都吓得一跳,孙静怡赶紧双腿一收,恢复原样,而刘兵吓得赶紧跑回了沙发处,装模作样的看电视。不一会儿,门被打开。女友范玲玲突然回来,手里提着包,穿着一身职业套装,黑色小西服,身材高挑,黑丝袜,大长腿,高跟鞋,很有味道。“刘兵,小姨,公司现在临时通知,要我去上海出差,我得赶紧回来收拾行李,马上就去机场。”“玲玲,不是还有几天才出差吗?怎么这么急?”刘兵问。范玲玲叹了口气,“临时通知,要我今天必须赶过去。”“出差多长时间啊?”“最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吧,这次是公司的大客户。”范玲玲撇了撇嘴巴,有点急躁。“先不跟你说了,我回房间收拾收拾,再拖飞机就要晚点了。”在范玲玲回了房间收拾的时候,刘兵坐在沙发上,心底压着一团强烈的邪火,而孙静怡还在继续练着瑜伽。那种冲动更加强烈了。范玲玲提着行李箱出门后,孙静怡练瑜伽,身上都是汗水,十分的不舒服,于是她收拾好地毯,从卧室拿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也不知道是不是孙静怡故意而为,她洗澡的时候,竟没把门关严,露出一个很大的缝隙。很快一阵水花声传来。刘兵顺着流水声望去,特亢奋,情不自禁的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浴室门口,紧张的站在门口往里瞄。只见孙静怡站在浴霸下面,褪去了衣服,全身都是肥皂的泡沫……看到这一幕,刘兵激动的鼻血都要流了出来!孙静怡似乎也觉察到了门口有人,定是刘兵。可心底却突然特别想他看一般,洗澡的姿势不自觉的更放开了一些,似乎就是故意在刘兵面前展现一般。刘兵彻底压抑不住,开始缓解起自己的压力来。持续了十几分钟结束。呼!刘兵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长舒一口气。眼看孙静怡马上就洗好了,他赶紧转身回到沙发,拿出手机,假装把玩。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