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邪恶全彩存在感消失的帽子

不知不觉间,我也衣衫半解,陈雅的皮肤透着一股诱人的粉红,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要提枪进入,但是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一阵刺耳的铃声。我拿过一看,居然是徐勇!我咽了咽口水,然后接通。“勇哥,怎么了?”那边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急躁:“陈雅送回去了吧?”一提到陈雅,我顿时紧张:“到……到了。”“那行,小倩有事要回学校,真是扫兴,我回来了,马上到。”他似乎没听出来我的异常,说完便挂了电话。只是这一句话直接把我吓得愣在原地,小腿都在打颤,要是回来他撞见这一幕,我可就死定了!我赶紧慌忙的把陈雅的里衣穿好,再看那件小礼服,满是污秽,是不能再穿了,赶紧又去拿了另外一件给她套上。而那件小礼服,我顺手装进了自己的包里。做完这一切没多久,徐勇到了,直接开门而进。“她没事吧?”徐勇指着躺在沙发上的陈雅,随口问到。我摇了摇头不敢说话,害怕他听出异常。幸好他并没有什么怀疑。我没敢多待,赶紧回去,到了家才把陈雅的小礼服拿了出来。洗好了晾上,看着小礼服,陈雅婀娜的身姿仿佛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同时觉得有些遗憾。不过接陈雅回家这事经常发生,只要胆子大,以后这种机会还多得是。这么想着,我心情算是好点,洗漱睡下了。第二天我休息,本来打算好好睡个懒觉,但是一大早就有人来敲门,一开门,外面居然是陈雅。我顿时有些做贼心虚,她现在找过来,莫非是想起我昨晚干的事了?“嫂子,你来这里干什么?”陈雅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我赶紧招呼她到沙发坐,但是没走两步,陈雅就愣在原地,目光盯着某处。我顺着看去,发现她正盯着那件小礼服,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嫂子,那衣服是……”我慌张的想要解释,但是陈雅挥手打断我说话,然后坐到沙发上,问到:“昨天晚上你是送我回家的,衣服也是你给我换的?”我点点头,硬着头皮道:“你都吐了一身,我总不能把你扔在那里吧?”陈雅脸色有些冷:“你可以让徐勇来。”我觉得有些好笑,徐勇在外面采野花都两年多了,难为陈雅还想着他,难道她就没察觉到一点不对吗?“你真的觉得他在乎你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陈雅的脸色猛的一变,像是被踩住了痛脚:“不许你胡说!”“嫂子,自欺欺人没意思,明告诉你,昨晚就是因为他在陪自己的情人小倩,才让我去把你接回来。”陈雅坐在沙发上,脸色突然变得惨白,轻轻咬着嘴唇,眼中升起一股雾气:“我何尝不知道这些,我只是骗自己不去相信,你为什么非要把真相说出来……”她双手掩面,身体微微颤抖着,传出细微的抽泣声。我坐过去,轻轻搂着她,安慰到:“陈雅,你也别伤心了,你这么漂亮温柔,徐勇不识货,那是他的损失。”陈雅抬起头,泪眼摩挲的看着我:“你见过他的……情人吗?”我当然见过,那个小倩是附近的大学生,徐勇还给她租了一个房子,没事就过去温存。“见过。”陈雅轻轻咬着嘴唇,目光倔强:“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在我看来,那个小倩除了年纪小一点,没有其他地方能够比得上陈雅的,不过徐勇这会明显更喜欢小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劝陈雅。“这个……”我犹豫着,想着该怎么措辞,但是忽然见到陈雅脸上闪过一抹挣扎和气愤。“我难道,还比不上那个小丫头?”说完,仿佛想要迫切的证明不比小倩差,她直接朝我贴来,吻住了我。我心里明知道她这是在赌气,但是我又舍不得松开,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柔软的唇瓣像是棉花糖一样,我迫不及待的品尝着,陈雅一开始还有些许反抗,但是很快便放弃了,身体也软了下去。直到我感觉喘不过气了,我这才松开她,而她眼泛秋波的看着我,脸上飘来两朵红晕,看上去是那么诱人。我一把将她按在沙发上,再次亲吻着,一手慢慢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两团柔软顿时填满了我的手掌。我揉搓着,或许是因为力气太大把她弄疼了,陈雅哼了一声,但是这对我来说简直像是兴奋剂一样,我一下把她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即便不是第一次见到她的身体,但是还是让我立刻窜上一股邪火,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停游走着,同时亲吻着,索取着。陈雅已经被冷落了很久,被我这么撩拨几下,已经口吐热息,喉咙里时不时跑出来两声喘息,越发刺激着我。慢慢的,我的手滑到了她的裤子里。微微的一触碰,陈雅身体顿时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她似乎瞬间清醒,一把推开我,然后拿过旁边的衣服遮住,眼泛泪光。“王皓,我们不能这样……”我看着她眼角的晶莹,像是一桶冷水直接浇在我头上。“嫂子,我对不起你,刚才没控制住。”陈雅脸色复杂的看了我好几秒,最后叹了口气:“这不怪你,是我主动的。”安慰了我几句,陈雅把衣服穿好。“王皓,徐勇他……那样,多久了?”“两年多了吧。”又是长久的沉默,我看向她,只见她的脸色复杂到了极点,伤心、愤怒、绝望,诸多情感交织在这张精致的脸上。我拉着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陈雅,你还想这么自欺欺人下去吗?既然他先出轨,你又何不给他带个绿帽子。”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