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在电梯里做吧 结婚发现老公太大了

转眼,王芹的生日到了。孙磊特意去订制了西服,一身笔挺的衣服穿在身上,孙磊对着镜子左右照了半天,孙磊年轻时样貌是说得上的美男,加之自己又是教师,气质更加不同于普通人,穿上西装有点儿欧洲贵族的模范,孙磊对自己这一身满意不已,心里想象着刘敏看见自己的样子。孙磊兴奋了。宴会地点,在市中心的繁华大道。金宇为王芹办了场格外隆重的生日宴会。看得出来,金宇对自己这个丈母娘很好,孙磊挺意外的,毕竟他对自己的老婆非打即骂,对丈母娘完全是俩面,不符合常理。但这也只是孙磊个人猜测。或许金宇这个人就是变态性格说不定,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多面性。打车到了地点,刚刚好是宴会开始的前半个小时。孙磊拿着礼物,进入会场没看见刘敏等人,便径直来到柜台前问刘敏在哪里。“请问先生你是?”客服微笑着问.客服很漂亮,让孙磊有点失神,相对于刘敏,和刘静,这位美女身上的气质也与众不同,完全是无法抗拒的制服诱惑。“孙磊。”孙磊回过神来之后笑了笑,风度翩翩。“哦!孙老师。”前台立马换上更加甜美的笑容,温柔细语说:“刘小姐在贵宾室,先生礼物如果是比较贵重的,先生可以直接拿到贵宾室,排号是506。”“好的,谢谢。”孙磊客气点头,抬脚朝楼上的贵宾室走。二楼,装饰更加奢华,风格典雅高贵,这样的酒店本以为上来能够看见别的服务员指路。一路上来,孙磊一个服务员也没看见,纳闷的孙磊只能自己边走边看按照门牌号找了半天。“506……”孙磊终于看见门前的一个号码牌和自己听见的一样,上去推了推门发现门是开的。犹豫了一下,孙磊还是敲敲礼貌问道:“你好,有人么?”里面一片安静,没有声音回应孙磊。要不然先不进去,里面没人自己随便进去不太好。孙磊思索着,转身准备离开。“哐当!”屋子里忽然清楚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孙磊身体本能一顿,忍不住转过身推开门朝里面张望一眼,门缝里看屋子里的情况却看不清楚,于是孙磊直接推门进到里面。“你好?”一边说着,孙磊警惕打量周围,走到柜台前看见一个名牌,上面是王芹的名字,孙磊心下松了下,看来这里应该是王芹贵宾室。但,人呢?孙磊觉得还是打个电话问问比较好,于是他拿出电话拨通刘敏手机。电话没响几下接通。“喂,刘小姐,我已经到了会场,你们在哪儿?”孙磊说道。“我不是刘敏是金宇。”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粗糙的声音。孙磊立马感觉尴尬,连忙说:“你好,这个我已经到了。”金宇声音含着古怪的意味说:“你这么早。好,我们在外面定制蛋糕,孙老师你到了先到贵宾室等着吧。一会儿我们就回去。”“哦这样,好。我在外面等着吧。”“孙老师你去贵宾室吧,要不然等会儿人多不好招呼你。”“这,好吧。”孙磊摸摸怀里的礼物思考要不要把东西放这儿。考虑到戒指毕竟是自己捡的,当众人面给的话他多少是有点儿心虚,干脆在这里等着把戒指直接给她不就好了。抬手见时间距离宴会开始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在宴会开始前王芹肯定需要回来准备一下。孙磊看到旁边沙发,正好有点儿累便坐到沙发上等着生日寿星回来。“咚咚!”恰在此时,屋子外面有人来敲门。孙磊不由得感觉奇怪,谁来找王芹?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孙磊忍不住暗自吞了口唾沫。“你好,刘小姐点的咖啡,说送给孙老师的。”娇滴滴的声音,眼前的这个服务员,前凸后翘,身上的服务装简直是赤裸裸的制服诱惑,特别是一对丰硕占据孙磊所有视线。真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刘小姐给我的么?”孙磊心头一阵火辣,目光勾在对方的胸前根本移不开。“是啊。您是孙老师么?”女人软软的眸光瞅着孙磊,笑容妖艳。孙磊只觉得头晕目眩,脑子里已经发出一级警报。眼前这个简直是妖孽!“呃,对,我是孙老师。”孙磊极力控制面部表情,不让自己的定力崩溃。“那我帮您端进去。”服务员甜甜地说着,扭动身体就要走进门,还顺势关上门,却不知道是不注意还是脚滑,扭身时迈了一步手腕一抖,一杯咖啡全部撒了出来,一滴不漏全部撒在孙磊身上。孙磊一身名贵的西服立刻报废。“啊!不好意思!”“我操……”服务员一脸惶恐。孙磊一脸绝望粗口都暴出来。“先生,真抱歉,我……我不是……”服务员又急又害怕,拿出纸巾手在孙磊身上不住擦着。手还若有若无碰过孙磊的小腹。在孙磊看来,完全是诱惑自己。刚刚一瞬间的气愤被服务员这个方式给变成尴尬,孙磊只怕再被这个服务员摸下去,恐怕自己要反应了。“算了算了,没事,没事。”孙磊连忙叫停,想拿过纸巾自己擦。“对不起。先生,都是我的错,不然你说要怎么赔偿都行。”服务员眼眶微红,一脸惶然地看着孙磊。“不用了,算了。”孙磊想着今天是来参加生日,还是尽量息事宁人吧。哪知道这个服务员还是一个二愣子,他都说没事了服务员还说要赔偿。“你赔不起的,我这个西服顶你半年工资呢!”孙磊也知道酒店消费,所以他直接了当说不要赔偿。“那,那我,用身体赔偿您吧……”服务员忽然来这么一句,直接把孙磊给说傻了。天,这是姑娘么?这么火辣!“不不好吧……”孙磊结巴了。可是,还没再多说一句,对方火热的唇已经贴住了孙磊的唇。“唔……”孙磊可是第一次被女人压倒,眼前的女人犹如化身菲罗忒勒斯,欲望喷薄欲出。孙磊也就那么几秒钟的迟疑,女人的手直接略过上半身探入孙磊腰腹下。“咔哒!”孙磊连制止都来不及,裤子一松露出里面自己的短裤。孙磊简直怀疑这个服务员是不是假的,动作能这么娴熟,解皮带都解得这么利索。但也得看看地方啊!孙磊着急地去推女服务员。动作却在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如同蛇一般缠上自己的命门,顺势还轻轻套弄一下,异样的刺激下孙磊下面昂扬而起。孙磊也倒抽一口凉气,推女人的手下意识搂住了对方。在这档口,门外一阵喧哗声传来,好像是王芹他们回来了。不好,来人了!神智清醒,孙磊连忙推开服务员,拉着服务员就往里面的卫生间藏。千钧一发刚刚藏好,门开的声音传来。“妈,你下午过完生日要不要去滑冰,我带你去玩啊!”是刘静的声音。“我老了,玩那个玩不动了。”王芹哭笑不得地回道。“什么老了,你就是不想陪我!”刘静不乐意地反驳。“外婆去啊。小姨说你去我也能去。”金锦眨巴小眼睛一脸买乖,他对溜冰渴望已久。“好吧好吧,去去。”王芹受不了自己小孙子的目光,一脸脸慈爱地答应下来。“噢!奶奶同意了,太棒了!”“哎呦,慢点儿小锦。”“走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去现场了。”大家欢声笑语,气氛无比温馨。听着屋子里总算传来大家陆陆续续离开的脚步声,孙磊这才心有余悸松开一直捂住的服务员嘴巴。“不要出声。”孙磊压低语气,几乎是用嘴型告诉服务员,一边紧张把自己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扣好。“好。”服务员现在似乎恢复正常,不住点头乖巧地不说话。要不是她脸上还有之前的红潮,孙磊都觉得刚才可能是中邪了这女人才这么如饥似渴。忐忑在厕所里蹲着,听见外面的门被关上,孙磊习惯性又等了一分钟左右没见动静这才站起身,小心翼翼走出厕所,确定屋子里的人全部都走了,孙磊赶紧把服务员拉出厕所,打开门探头看了看,正准备推服务员赶紧离开。却不想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孙老师,你怎么在这儿?”猛然有人说话,孙磊心脏差点儿没停机,下意识回头见是金宇,孙磊脑子条件反射地辩解:“我正在找你们……”“后面的这位是?”金宇意有所指地看着孙磊身后。随即落在孙磊和对方交缠在一起的手。孙磊察觉到不对,急忙松开手解释:“这个,我妹妹……”“我明白。”金宇不等孙磊把话说完,挂起意味深长的笑接着说:“我自然知道,孙老师何必紧张?”马达,偏偏这么巧……这家伙是故意的?此时此刻孙磊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实在是百口莫辩,孙磊越发觉得背后搞不好是金宇在搞鬼,心里疑惑不安,宴会也没心情参加,直接把礼物交给刘静离开了。刘静一再追问情况,孙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啥都没有说就离开。刘敏听说这事也打电话过来问,这事孙磊咋好意思说,只能随意敷衍。眼下这种情况,恐怕是金宇故意针对自己设的局,孙磊暗自猜测可又没有证据。结果第二天,孙磊在家还没起床,自家的门就被人擂得隆隆作响。“谁啊?”孙磊睡意朦胧,穿着背衫走出卧室打开门。门外,几个警察站在外面。“你好,你是孙磊吧。”“嗯……”孙磊有点儿懵,慌乱地看看几位官爷,勉强笑道:“我是孙磊,请问你们找我什么事?”“你好,我们接到报警说你有嫌疑偷了王芹女士的蓝宝石。”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什么?”孙磊错愕:“我没有……”“那请问昨天下午你在俩点儿到达xx酒店之后,一个小时做了什么?”警察沉这里脸问。“我在酒店……在酒店里面休息。”孙磊语塞道。“这样吧,还是跟我去局子走一趟吧!”警察已经不由分说上来扣住孙磊。“等下,我穿个衣服……”眼看形势不对劲,孙磊来不及多想,得到机会冲进屋子里发了一个信息到一个号码上。警察局。孙磊一脸郁闷地站在牢房的门口,看着周围的人脏兮兮的样子,一向有一些洁癖的他异常觉得不舒适。警察竟然无缘无故地把他拉进了牢房,之前的态度也是翻脸不一。偷王芹的珠宝,完全不可能。自己都没见过的东西,怎么可能去偷呢?孙磊想到这里,忍不住撑着脑袋,堂堂知名孙老师,却被人污蔑成了这个,虽说他的心思千回百转,确实也跟那方面有点关系,可是,却被人倒打一耙。肯定是误会!“冤枉啊!”孙磊抓住铁栏杆,无比憋屈地喊着。可是任凭他喊破喉咙,也没有来回应自己。算了,喊了一阵子,孙磊放弃了。坐到旁边的长椅上灰暗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思考着栽赃他的人可能是谁。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金宇。但,他也想不通金宇出于什么目的,难道是单纯报复,报复他和刘敏关系不清楚?一切的原因只能等自己出去才知道。也不晓得对方收没收到自己的消息。胡思乱想地在牢房里面呆了一天,进来了个新人,这人只见他脸蛋红得像个猴屁股,全身瘦小,看起来年纪不大。直到他被警察推进来后,跌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巴,含糊不清的骂着一些脏话。“兄弟,你能消停些吗?”这间牢房里关着的不仅有他,还有另外一个男人,那男人显然是刚刚睡醒,一脸厌世模样,被人吵醒特别不爽。孙磊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心里不自觉的扑通扑通直跳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