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 易烊千玺被陈坤锤了一下

“楠姐,你好漂亮。”陈川眼睛通红着看着蒋楠,在心底猛咽了一口口水。他感觉胸口处有种特别炙热的东西在肆虐着他的思维,刚才饭桌上那股腾起熄灭的火焰,这一刻蹭的一下忽然点燃了。他的呼吸三长五短,粗重而毫无规律。触及陈川那炙热的眼神,蒋楠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小川,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别乱说。“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王海,见王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楠姐,我,我想要你!”陈川再也忍不住,挪到蒋楠身旁,将蒋楠一把给扑倒在了床上。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蒋楠体恤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蒋楠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蒋楠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连忙伸手去推陈川,焦急道:”小川,别这样,姐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说话间,陈川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下再拽她的裙子。蒋楠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陈川得逞。“小川,你快停手啊,姐求你了。”蒋楠都快急哭了。老公王海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楠姐你就答应我吧,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此刻的陈川,在酒精和欲望的双重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看着陈川这般急切的样子,蒋楠面如死灰,真是后悔让王海买酒。这下好了,不是引火烧身吗。她反抗的力度在陈川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陈川那种强烈的欲望。蒋楠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小川,姐求你快一点,我真怕……”蒋楠哆嗦着说道。“嗯。”陈川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蒋楠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对不起,老公。”蒋楠默默的在心底叹道。然后双眼再接触到陈川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种种情绪涌入脑海。陈川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蒋楠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收拢心神,往前一撞……顿时,陈川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陈川前所未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蒋楠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小川,轻点儿,我,我痛。”“嗯。”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蒋楠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李香和王海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某一刻,陈川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蒋楠的纤腰。察觉到陈川的异样,蒋楠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陈川一把,惊呼:“小川,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可是兴头上的陈川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蒋楠的腰和她融合在了一起。呼……“水,我要喝水。”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王海,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呃……陈川吓了一跳,蒋楠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王海。见王海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呼……“陈川这才松了口气,要是王海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尴尬的这时,他和蒋楠还紧紧“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陈川一动,紧张中的蒋楠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楠姐,我,我去给王大哥接水。”陈川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王海说道。蒋楠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王海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一想到陈川刚才那霸道的样儿,蒋楠心底就直打摆子。刚才陈川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要紧的是这个小坏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很快的,陈川就接了一杯水进来,蒋楠把水喂给王海喝。“咕噜咕噜……”此刻的王海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他喝了个精光。“砰……”喝完水以后,王海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楠姐,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陈川告辞道。说实在的,这时候酒醒了大半,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公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嗯。”蒋楠害羞道。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陈川。陈川是她除了老公王海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和陈川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陈川走后,蒋楠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陈川和她的那一幕……睡不着的不止蒋楠一个,同样的,隔壁的李香也同样无法入睡。她辗转反侧,左扭右摆,内心像是被万千蚂蚁爬了一般,难受得紧。刚才她要是没听错的话,闺女应该是再和王海做那种事,声音虽然刻意压制住了,但是细心的她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对于已经十多年未曾有过男人的她来说,听着别人做这种事,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李香压根就没想到闺女会和陈川在家里做那种事。毕竟陈川那小子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大胆到跑闺女房间里去吧?所以在她心里一直认为是王海,根本不知道王海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想法一旦冒出,愈往下想,愈发浓烈。渐渐的李香眼神有些迷离了,她轻轻将被褥摊开,然后掀起睡裙,把手伸了进去……这夜注定是个难以安眠的夜晚。第二天,早晨。王海六点多的时候就醒了,常年按点工作,已经把他养成了一个活的“生物闹钟”每天早上七点不到准时就醒。他揉了揉有些还晕沉的脑袋,侧头看着身旁还熟睡的老婆,精致的侧颜上还微微有些泛红,几缕黑发调皮的塔在上面,随着她鼻尖均匀呼吸,吹动微微起伏着。蒋楠的鼻子尖尖的,像极了大明星迪丽热巴,对,还有下巴。此刻她的唇角勾着一抹迷人的弧度,嘴唇微张,露出几颗皎洁的白牙,灵巧的小舌似乎有些调皮,舌尖轻轻探出唇边,诱人无比。身上盖着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被她蹬下去了大半,一条光洁白皙的长腿探出被窝,弯曲成弧。有些透明的丝织睡裙难以遮掩她胸前坚挺,若隐若现,随着呼吸上下晃动着,好不惹眼。“咕噜……”看着老婆展现出来的诱人样儿,王海偷偷咽了一口口水,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他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六点三十五分。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时间应该够了。他舔了舔了干涩的嘴唇,然后悄悄的把手伸到了蒋楠的腰间,将蒋楠的睡裙往上掀了起来。随着睡裙一掀起,顿时两条修长的美腿就露了出来……王海忍着心底兴奋,定睛一看,呃!老婆竟然是真空的!“咕噜……”他再次吞了一口口水。内心兴奋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熟睡中的蒋楠感觉有人把手伸到了自己那儿,好像挠痒痒似的,很是令她心烦。她想睁开眼睛看一下,但无奈实在是太疲倦了,昨夜陈川那家伙把她折腾得都快散了架,倦意很浓。眼皮都睁不开。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