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2020年说说 女友被粗大的猛烈进出

折腾了一宿,老张凌晨才睡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洗漱好后,他拉开诊所的卷闸门,没想到房东李姐站在门口等他。“张哥,你这怎么回事?都等你老半天了。”李姐见开了门,立刻挤了进来。“有什么事吗?”老张心生警惕,不由地问道。“我有个远房亲戚,她刚生产不久,可是一直出不来奶,你不是老中医吗?帮我一起去看看。”老张本来想要拒绝,但碍于租了她的房子,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要她不骚扰自己,也就好了。“好吧,我陪你走一趟。”老张关了诊所的卷闸,跟在李姐的后面,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李姐似乎对这一个高档小区很熟悉,转了几个弯,直接进入了一栋洋房,推开了门,她示意老张跟进去。房间的光线很暗。李姐反锁了门,迫不及待地贴了过去,撒娇道:“老张,你看人家的手机怎么回事?刚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弹出了这个,是不是中毒了?”老张心里暗叫不妙。果然,下一秒,老张就感觉背后被人拦腰给抱住了。老张不由吓得往后一退,谁知道这一退,脚下没站稳,直接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倒去。眼看失去重心,老张下意识地拉住了李姐。李姐唉哟一声,直接面朝老张倒了下去,把他压了个严严实实。老张有心要推开,可李姐的分量可不轻,他怎么也推不开,反而李姐的脸正好对准了他,嘴唇开始在他的脸上乱啃。“张哥,人家喜欢你很久了。你就从了我吧。”老张大口喘着气,却发现喉咙里被塞了一颗小药丸,这一刻,他后悔都来不及了,没想到李姐色胆包天,居然把他骗到了家里,还给他喂了药。老张一脸惊恐,“你,你给我吃了啥?”“嘿嘿,爱上我的东西啊!”李姐居高临下地看着老赵,一脸得意地笑着说:“进口货,你就乖乖地享受吧!”老张挣扎着,可没想到,他越挣扎,身体内的药性发作的越快,浑身燥热难忍,看向李姐的目光,也开始慢慢有了变化。老张四肢越来越无力,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上了当,今天怕是难以幸免,要遭了李姐的毒手。“老张,我这病,只有你能治,你就发发善心,帮帮我吧。”李姐媚眼含丝,急不可耐地说道……老张心里很憋屈,他只能继续反抗,但他知道,这种挣扎不过是徒劳罢了。老张后悔的要死,他立刻出言恳求道:“老妹,别这样,强扭的瓜不甜。”“甜不甜没关系。”眼看着马上要被毁了清白,老张一咬牙,暗地里却集聚了身体所有的力气,等到李姐把嘴凑过来准备啃他的时候,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她的脖子上。李姐哼都没哼,便昏倒了下去。老张喘了口气,恢复了一下体力,然后把李姐从身上推到了一边,慢慢穿上了衣裤,跌跌撞撞地出了房间。他浑身燥热的很,刚出洋房没几步,就再走不动了。现在要是有一盆凉水冲冲就好了,他感觉自己要被体内的那团火给焚烧了一般。这时,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好奇地打量着老张一眼。老张也忘了过去,跟那个女人四目相对。“是你?”老张不知哪里涌出了力气,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却立刻关了门,他再去敲门的时候,却来了一群保安,把他带出了小区。这个贱人。没想到居然躲在了这里,居然还有脸叫保安把我给轰走。老张满腔的怒火,跌跌撞撞地回到诊所已经是晚上,脑海深处可以隐藏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原来,他从未忘记,只是选择了暂时遗忘。贱女人,我一定会找到你。老张咬牙启齿,打开了淋浴,冷水不断地冲刷,依然没办法冲去他燥热的心。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嘀哒嘀哒的高跟鞋声。“老,老张,你怎么坐在水里?”李小沛神色略显尴尬,问道。老张还在忍着药劲,看到李小沛来了,咬牙说道:“哦,是,是小沛来了?你快走,我身上不舒服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肉多好看的糙汉文 震蛋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倒是楞了楞。谁都想着,老王肯定找个什么样得借口,推脱张诚这脑袋上的伤不是他做的。谁也没有想到 […]